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正文卷 第319章 真仙留書
    說句不好聽的話,衛家人到沒有多少驚喜,反倒有些懷疑計緣是不是在誆騙他們。

    若是真的騙人,衛軒和衛銘也不敢肯定同燕飛有沒有關系,所以哪怕有些懷疑,話也是盡量說得緩和。

    “呃,計先生,你確定書上是寫的是名為《云中游夢》的傳記?我衛家代代傳下來,老一輩都說上頭是了不得的武功秘籍,乃我衛氏先祖的成名寶典……”

    計緣笑了笑,看看衛軒道。

    “看來你們家中所傳有誤,此書既非武功秘籍,其成書者也不姓衛,而是叫仲平休,似是一名海外方術之士。”

    “啊?不姓衛?”

    不光邊上的衛家人,就是燕飛和牛霸天都愣了一下。

    衛軒皺眉看看計緣,怕是接下來得說自己恰好知道仲平休后人的事情了吧。

    “幾位勿要焦躁,計某對你們這無字天書雖然感興趣,但還不至于胡謅騙你們,若是衛家允許的話,計某就坐在這堂內閱覽一番。”

    到底遠來是客,衛家人心中雖然犯嘀咕,但面上卻沒有流露,衛軒豪爽笑道。

    “先生說得哪里的話,多年來都無人能看出書上字跡,今日得知先生能瞧見,我衛家高興還來不及呢,還請先生在堂中慢慢品讀便是,只是,我衛家也有一個不情之請……”

    燕飛皺眉看向衛家人,主要是衛家夫子衛軒和衛銘,很顯然這兩人不太相信計先生,牛霸天只是譏諷笑笑,沒有說任何話,倒是也對《云中游夢》很感興趣。

    沒等衛軒將剩下的話說出來,計緣就已經猜到他的意思了,只不過由他說出來可能衛家人又要起疑心,所以耐心等著。

    “只是希望,先生看完之后,能將天書上的內容與我等復述一遍,也讓我們知曉家中天書所寫的是什么。”

    “嗯,倒也無妨,不過復述難免記不全,我給你們寫下來吧?”

    “這自然是最好啊!”

    計緣的這一提議,衛家人自然雙手贊成。

    “快去給先生取來筆墨紙硯……”

    衛軒吩咐完下人,又轉身恭敬對計緣道。

    “先生還請坐下慢慢閱讀,若是今日先生為我衛家抄錄先祖所留寶典,我衛家必然感激不盡!”

    衛軒嘴上絲毫不落禮數,但到底有幾分恭敬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而且計緣明明說寫書的是仲平休,他卻依然喊衛氏先祖所留,只是沒直接說是先祖所書而已。

    計緣也不說破,點頭過后在拿著書在自己位置上坐下,就細細閱讀起來,而燕飛等人一時間也沒什么話好說。

    直到片刻之后,家仆端著托盤上來,上頭準備好了文房四寶,宣紙更是厚厚一疊。

    計緣頭也不抬,伸手在茶幾上“咚咚”敲了敲,示意將文房四寶放這。

    燕飛主動接過衛家家仆的托盤,幫著將為文房四寶擺好,將宣紙碼放好,又給親自給計緣磨墨,這態度確實是對待一個重要長輩的樣子。

    計緣頭也不抬,將手中天箓書放在桌上,一邊翻閱,一邊探手取筆,很自然的在硯臺上沾了沾墨汁,隨后直接在鎮紙壓好的宣紙上書寫起來。

    字很小,但卻十分精妙,簡直小字如大字,神法兼備,只是書寫了開頭幾個字,衛家人就知道寫這字的計先生,絕對是書法大家。

    有句話叫做觀字如觀人,能寫出如此神妙的字來,下意識就讓計緣本人在衛氏眾人心中的位置抬高了一些。

    “御清風閑云,踏千山萬水,百川河流可見,群峰高聳周游,攜星光爛漫,顧四時風光而同……”

    隨著計緣書寫,所有人的注意力開始逐漸集中到其人所書的內容上,這只是單純的文字,并沒有加入天箓書中所蘊含的真意,但即便如此,一股渾然灑脫,逍遙自在的感覺,依然從眾人心中油然而生。

    “觀妙天河之上,下探幽冥玄黃,此,我輩仙修之士,心馳而神往之境……”

    計緣繼續寫下去,令觀者逐漸了解到這內容中的主人公,似乎還是個仙人。

    燕飛和牛霸天自然是毫無意外,畢竟這無字天書本就不是凡書,而衛氏之人則紛紛相互顧盼,但也很快再次會將注意力拉回紙張上。

    計緣根本顧不上其他人的想法,原本以為這《云中游夢》只是一份普通的個人游記,雖是修仙之人所書,可除了更真實,本質和普通傳記沒什么不同。

    但此刻隨著閱讀,計緣的神意好似隨著天箓書中的記載,一起游蕩在天地之間,那份自在哈灑脫好似來自書中的牽引,有玄妙的力量讓他心神游蕩。

    幾乎是不由自主的,意識在身中意境內衍化出《云中游夢》的天地秀麗,駕著清風踏著白云,在天地之間入夢游蕩。

    身體和意識仿佛在這一刻分為了兩個個體,一個翻閱觀書,下筆有神,一個如癡如醉如夢如幻,在意境中神游奧妙。

    “燕,燕兄弟……你看看周圍……”

    牛霸天突然蹭了蹭燕飛的胳膊,聲音低沉的說道,引得后者將視線從紙面上移開,一看四周,身體就僵住了。

    衛氏之人同樣聽到了牛霸天的話,抬頭四顧,下一刻,所有人都張大了嘴說不出話來。

    明明還是在正堂客廳之中,但隱約間好似起了一層淡淡的薄霧。

    透過霧氣,能看到周圍已經化成另一片廣闊天地,這里無墻壁無雕欄,上方更無瓦礫遮擋,天地靈秀一覽無余。

    “轟隆隆……”

    隱約間能聽到天際雷鳴,便是燕飛和牛霸天也不可避免的抬手躬身,更別提衛氏之人。

    “嘩啦啦啦……”

    碧海潮生,翻浪間水花四濺。

    眾人好似乘著一葉扁舟,四周的景物快速移動,周遭時光也是變幻莫測,有大雪茫茫也有綠葉紅花,有群星熠熠也有電閃雷鳴。

    “嗚呼,起身四顧空歡喜,不過休之一夢而已!”

    計緣最后一筆落下,周圍異像剎那間全部消失,他也同燕飛等人一起,“清醒”過來。

    “好書,好書!此書雖非玄妙仙法,卻不失為是一份寶典!計某平生所見天箓之書者,以此書為最!”

    計緣現在的心情既是有些激動也是感慨萬分,忍不住站起身來,來回走動幾步,視線時不時就會看向這本《云中游夢》。

    計緣這一句贊嘆是情不自禁的,當然也讓眾人聽了個清楚,燕飛和牛霸天驚愕于計先生如此高的評價,尤其是后者。

    老牛可是很清楚計先生到底是什么人物,那可是能與真龍把酒言歡,指點天下眾生的高絕仙修之人。

    能得計緣如此評價的天箓書,那該是多了不得?

    計緣現在的感覺非常好,這《云中游夢》中的這份逍遙自在,簡直如同另一版本的《逍遙游》,只不過計緣講《逍遙游》,是通過自身手段展現其中之理,而這本天箓書,讓計緣自身真正感受到了成書者的神和意,從心境和感悟上受到了巨大的沖擊。

    ‘成此書者,至少也是真仙高人!’

    計緣此時極為確定,這仲平休,絕對是一名真仙級數的高人,說不準還能更高,否則絕寫不出書中這樣的神髓。

    一陣細微的雷聲響起,不是來源于屋外,而是來源于計緣的身中。

    “轟隆隆……轟隆隆……”

    在眾人驚愕間,計緣輕輕揮手往身中一壓,暫且壓下了雷聲,這雷聲一起,他也顧不上許多了,轉頭望向衛氏。

    “這《云中游夢》可否讓與計某,亦或者,借計某觀閱一段時間,屆時奉還必有厚報!”

    “這……”

    衛氏中人略有些猶豫,這本先祖留下的書顯然神異非常,剛才這個計先生看書,居然從書中飛出了異像,想來絕對是一本仙書,這書借給別人,衛氏怎么能放心?

    雖然這計先生能看到書中文字也肯定不是尋常人,但這不類尋常的人不也對這書如此在意嘛!

    “先生,此乃我衛氏祖傳至寶,雖然從來都大方讓江湖同道觀摩,但從沒有借出去過,外人也從不會提這等要求,先生幫我衛氏抄錄下書中文字,自然是令我等感激不盡,但也請先生不要令我等難做……”

    計緣罕見得有些懊惱,他剛才雖然沉浸書中,但不代表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已經如此,這衛氏依然不信他,顯然是心胸太差。

    計緣面色雖然冷峻,但卻也沒說什么,只是看了衛氏眾人一會。

    “也是,確是衛氏家傳之物,那計某就不叨擾了。”

    話音還沒全落,計緣已經腳下起云煙,一陣清風席卷,剎那間踏云飛天而去。

    他確實想借《云中游夢》多看幾遍,但最重要的還是這神游的第一遍,錦上添花自然好,但沒有也就沒有了。

    牛霸天和燕飛這時候才驚覺過來,趕忙追出門外朝天大喊。

    “計先生~~~你去哪里?”

    “心有所悟,則地參玄機,我等同游便至此而止,有緣再見!”

    計緣話音傳來,身形已經踏云消失在天際,牛霸天有心想要追去,但聽到計緣這話,又頓住了腳步,只能恨恨看著衛家人。

    “哎——!”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