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正文卷 第295章 做錯總得負責
    真正的三昧真火,其威力的果然沒讓計緣失望,其實這巨尸單論道行而言并不算多高深,但僵尸一類的東西實屬異類,實力往往超越本身道行極多,若是沒有足夠克制的手段,尋常修士遇到也很可能會栽跟頭。

    ‘還好是遇到了我。’

    目前在不需要面對太多有壓力的目標的情況下,計緣也確實有資格在心里想一想這種話,看了一眼地上的灰燼,這會已經在大雨沖刷下變得和地面泥土密不可分。

    “塵歸塵土歸土吧。”

    說完,計緣便轉過身去,一步步走入了荒宅內部,屋外的金甲力士只是站在門口沒有入內,在計緣進了屋門之后,便在粉狀流光中重新化為一張薄薄的黃紙,飛回了計緣的手中。

    計緣將黃紙收入袖中,瞥了一眼房梁末端,才看向室內黃之先和韓明等一眾安靜的人,他們臉上的緊張之色還沒褪去。

    “已經沒事了。”

    聽到計緣這么說了一句,好多人才舒出了一口氣,一眾人明顯如釋重負。

    “多謝計先生搭救!”“是啊,多謝先生搭救我們!”

    “多謝先生救命之恩!”

    “多謝先生!”

    ……

    所有人都朝著計緣拱手作揖,就是那個小女孩也在學著長輩一起施禮。

    計緣不躲不避,受了所有人一禮,然后才轉身將幾扇破門關上。

    “都休息吧,這夜晚還長著呢,所有人明天都要趕路,放心,晚上不會有危險了。”

    說完這句話,計緣走到一個墻角,將被狂風吹翻的凳子扶起來,然后坐在上頭靠著墻,拿出了《外道傳》重新閱讀起來,這樣子主要也算是擺出了一副不想多言的態度。

    韓明和黃之先分別前后送上熱水和吃食,計緣也都是謝過表示不需。

    縱然有百般好奇和千言萬語,但看到計先生這幅樣子,大家相互看看,也確實不太敢打擾。

    門口的這堆火已經熄滅并且浸濕了,但這會計緣已經悄悄將屋內的水汽全都化去,所以黃之先取了里面那堆火的柴枝來重新引火的時候,也是一點就著。

    一眾人又圍在兩堆火邊上烤火取暖,等火堆的溫暖烤去了心中的緊張和恐懼,很多人心思就又開始亢奮起來了,這次不是怕,而是單純的興奮。

    好奇心和渴望心人人有,而且現在有一個神仙人物就坐在室內,是個正常人都安奈不住,只不過計先生現在正在聚精會神的看書,不太好打擾,所以只好退而求次其次了,畢竟之前還有個賊匪余孽同計先生一起出去的。

    黃之先看向縮在門角的匪徒,這里所有人都充滿著興奮和喜悅,就連韓明等人的那兩匹老馬都沒事,但唯獨巴子不行,他是慶幸自己活了下來,但或許只是暫時的,其他人喝著熱水吃著餅子,他卻只能獨自縮在墻角。

    若非身上的衣服早就被計緣排干了水汽,估計現在還會凍得瑟瑟發抖。

    “喂,你叫巴子是吧?”

    “呃……是,是的!”

    巴子下意識看看坐在不遠處的計緣,見對方沒什么反應,只能緊張的回答。

    “給,烤軟的熱餅子。”

    見到黃之先遞過來的餅子,巴子先是愣了一下,咽了口口水之后猶豫著接過,然后啃了一口,之后便收不住嘴,不斷往嘴里塞,塞得嘴里鼓鼓的才開始咀嚼。

    今晚論受到的驚嚇,他巴子是最深的,消耗的體力也非常大,從入夜前的搏殺到此刻都沒吃過東西,早就餓壞了。

    咀嚼一陣咽下口中的餅子,又開始狂啃剩下的。

    這會韓明也走過來,遞上了一個竹筒。

    “喝點熱水吧。”

    “唔嗯……謝……”

    巴子接過竹筒試了試溫度后,就“咕嚕咕嚕”往嘴里灌,然后再次開始啃餅子。

    這種加了一點鹽巴的餅子,在沒有烤過的時候又干又硬,雖然一個看似并不大,但是真吃完絕對頂飽,通常也需要撕下來反復咀嚼,好一會才能吃光一個,但在巴子那卻片刻就報銷了。

    “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竹筒中的熱水也被一口氣喝光。

    “呼……”

    巴子感覺自己這才算是真正活了過來,身子好受了許多。

    計緣余光注視著這一幕,又瞥了一眼房梁上盯著這個角落的紙鶴,失笑的微微搖了搖頭就繼續看書了。

    “巴子,你之前是和計先生一起出去的,外頭發生了什么啊?”

    “是啊,你跟我們講講唄,一會我們也告訴你這邊發生了什么,那個計先生留下的金甲神將實在是威猛!”

    巴子下意識看了看計緣,見他似乎沒有理會的意思,加上現在身子也暖和肚子也飽了,便也壯著膽子開始說起來。

    “南王寨那邊,就是之前的我在的,在的賊匪窩,我和計先生就是去的那,那一路快得和飛一樣……等我們趕到的時候,整個寨子里面已經沒有活口了,幾百個人,百十來匹馬,全死了……”

    巴子露出后怕的神色,然后又帶著興奮勁開始講述之后的事。

    “你們知道么,計先生那把劍厲害得沒邊了,那劍光掃過,就把矮南山大大小小的山峰削平咯……還有啊,我回來的時候是飛著回來的……”

    聽著巴子夸張化不少的講述,計緣也不由在心中想著。

    ‘吹牛侃大山,果然是人的一大天性。’

    房梁上,紙鶴聚精會神的瞧著這一處,在人群“哦”“啊”的一驚一乍中,也學著前俯后仰抬頭點頭。

    今天晚上,對于這些人來說都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在亢奮的前半夜過去之后,后半夜疲憊襲來,連守夜的在內幾乎人人都睡著了,有的靠著墻角,有的不管不顧就地躺著睡。

    本來計緣想過在他們睡著后,天亮前自己就離去,但是考慮到這群人今天已經被嚇得夠嗆,所以還是將他們送到有人煙的地方再說吧。

    所以接下來一段時間,計緣就同黃之先為首的武者和韓明等人都一起結伴而行,大約十幾天之后的上午,才終于走出了南元道,看到了一個還算熱鬧的小城鎮,周圍也出現了其他行人。

    望著道路前方出現的城鎮,黃之先走近計緣幾步,小聲道。

    “計先生,前頭有城鎮了,我想問問您,巴子怎么處理?”

    計緣早就和眾人說過,到了第一個城鎮他就會離去,黃之先本可以等他走了在考慮巴子的事,此刻說,算是表明了選擇權在計緣。

    計緣對于怎么處置巴子沒有任何意見,只是讓黃之先等人自行商量。

    所以在又行了一陣到達城鎮外后,事先并不知情的巴子才突然知道了眾人打算將自己送官。

    驟聞這消息,自以為已經和所有人混熟的巴子有些接受不了,惶恐間突然想到什么,直接面向計緣“咚”得一聲跪下了,哭著找計緣求情。

    “計先生,計先生救我啊!他們要把我送官啊!先生您說句話啊,您開口他們一定會放過我的!”

    巴子聲淚俱下,還想往地上磕頭,不過頭沒磕下去,腦袋就被一只手托住了,抬起頭來看看,計先生正一臉淡然的看著自己。

    耳邊又響起了計緣中正平和的話音。

    “巴子,人,總得為自己犯下的錯負責,有的人在生前,有的人在死后,我認為生前還好些,也能讓你長點記性,放心吧,保持這一路過來的心態,就非早夭之相,哭哭鬧鬧不愿承責,非大丈夫所為!”

    說完,計緣也直起身來,朝著所有人拱了拱手笑道。

    “諸位,我們就此別過,但愿后會有期吧!”

    “計先生保重!”“后會有期!”

    “謝先生一路照拂!”“多謝先生救命之恩!”

    ……

    想要求仙的各種法子,一路上幾乎人人都試過,既然不成,這會也只能誠心實意的道別致謝。

    此處正是人來人往的匆忙之所,巴子的跪地苦求和眾人的告別,自然吸引了不少人注意,也有人也會邊走邊議論著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但到底還是事不關己,所以看得人多停得人少。

    等計緣先一步入城消失在視線中,跪在地上的巴子才有些頹然地嘀咕一句。

    “可我也不是什么大丈夫啊……”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