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正文卷 第294章 我計緣說話算話
    這一位帶著人御風而來的神秘人,顯然就是金甲巨將口中的“尊上”,但此刻看去對方卻好似一個凡人。

    用腳指頭想也知道,這種荒謬的感覺自然不可能是事實,不是隱匿之法神異就是道行差距過大窺不見真實。

    比起金甲巨將的“目中無人”,這位青衫客的視線就極有目的性,或者說根本就是定在巨尸自己藏身的位置。

    巨尸遁在地下,也收斂了一切氣息,當然是看不到地上的情況的,但這是一種感覺,一種自己被看到了的強烈感覺。

    此時此刻,計緣一身白衫站在荒宅外井前,金甲力士也隨著他的移動跟隨前行,就站在計緣身后兩步之遙。

    看似前者渺小后者魁梧,但在經歷過這一場危機之后,于黃之先等人心中,莫名有種前者身形才更偉岸的感覺。

    今晚計緣斬殺的邪尸也夠多了,矮南山上,南王寨所處的山峰都被青藤劍劍氣攪得崩塌小半,一共除去了九個邪尸,連同還在他袖中的那一個算是有十個。

    這些東西嗜血成性,力巨而皮堅,也有些靈智又偏偏還會遁地,絕對比計緣印象中的僵尸要厲害不少。

    而且此類尸邪之物,幾乎算是生靈活物的天敵,生來就渴噬生靈精血精魂,例數記載從無善類,算是少數計緣打心眼底里就異常厭惡的一類邪物。

    此刻哪怕巨尸再是收斂氣息,遠方這股子尸臭味在計緣的嗅覺中依然濃烈非常,這味道可以說既來源于尸,也來源于不知多少的被害之人。

    “想必你便是這些尸怪的源頭了?”

    計緣開口,話音平靜,道音中正渾厚又浩渺遠傳,在身后荒宅內的眾人耳中只算清晰不算響亮,但在村外地底的巨尸聽來卻聲如滾雷。

    巨尸心中再無僥幸心理,身上的尸氣翻滾,很想立刻遁地遠去,但一種強烈的危機感令它有種千萬不要這么做的直覺。

    計緣望向巨尸所在的方向,對其沒有直接遁走略感詫異,他略一思量,就明白此種情況不外乎兩種可能。

    一是巨尸還有強力后手根本不怕,二是根本不敢跑。

    就目前而言,還是第二種可能性大一些,既如此,計緣也懶得和對方廢話了,再次開口的話就顯得極為直接。

    “三息之內,出來見我。”

    這聲音依然十分平靜,卻帶著一種不容置疑之感,沒有說明這三息算是呼吸綿長還是短促,更沒說明不出來是什么后果。

    但只是這么一句話,不光是躲在村外地底的巨尸,就連荒宅內黃之先和韓明等人,也能想到若是不照著計先生所說的做,那下一刻絕對不會平平靜靜的。

    再看看靜靜站在計緣身后的金甲力士,就更顯出一種強烈的說服力。

    三息不過計緣的一個說辭,他甚至根本就懶得計算,僅僅是在話音出口之后不多久,左手便已經上揚。

    青藤劍帶著熒亮流光浮現在計緣手中。

    在仙劍浮現的那一刻,村外地底的巨尸仿若陷入極寒之中,心間更是如同針扎一般刺痛。

    根本來不及做什么思考,倉皇間排開土地朝著地面而去。

    “砰……”得一聲,巨尸帶著碎土與泥漿破土而出。

    “我出來!我出來!”

    巨尸是第一次真正切切的看到計緣,一襲白衫立雨中,左手掌劍力士在后。

    而計緣對于這邪尸的塊頭也是微微一驚,下意識的回頭望了望身后的金甲力士,對于邪尸會說話倒是有些心理準備,雖然之前那些都只會嘶吼,但這一個明顯是不同的。

    既然配合倒也好的。

    “過來。”

    聽到計緣的話,巨尸猶豫了一下,還是快速從村外回到了村內,沒多久就站在距離計緣十幾丈外的村中小道上。

    巨尸渾身枯褐,表皮角質好似長了一身鱗甲,雙目泛著黑氣,大雨淋在其身上也能砸出一些點滴聲,顯出其身體的堅硬。

    即便看向計緣的時候帶著懼怕,但光看外表還是極有壓迫感的。

    “我問你幾個問題,回答了,那么你可以選擇挨一劍,或者承了我一口火灼身之后離去,若不回答,我便立刻讓你身魂俱滅,懂了么?”

    計緣的話依然幾位平靜,仿佛說著一件理所應當的事情。

    巨尸望向不遠處的白衫人,對方一雙眼睛顯露蒼白之色,內無任何神彩,無波瀾無情緒,淡漠的看著自己,好似同看路邊草芥并無二致。

    雨水在并未被牽引向他處,在落到白衫客身上的時候自然滑落,令其衣衫不濕鬢發不沾。

    “懂了,閣下問吧!”

    “靈智倒是不淺……”

    這么說了一句后,計緣才繼續問道。

    “你當屬何種尸邪,可是僵尸的一種,如那等仆從還有多少?”

    尸邪這個詞算是很冒犯的說法了,但也得看是誰說,常人敢這么喊自然一口的事,可從計緣嘴中出來,巨尸連屁都不敢放一個,只能老實回答。

    “若以正統說法,我當稱為尸妖,如先生所言,亦可算是僵尸的一種,奴裔……”

    巨尸看了看不遠處那個無頭尸體。

    “奴裔需要我散出自身之血,一共化有十三之數,應該,還有一個存活,暫不知去了哪里……”

    計緣瞥了一眼自己的右手袖子,再次看向巨尸問道。

    “既是你的奴裔,為何不知其身在何處?你不能控制它們?”

    巨尸斟酌后小心的回答。

    “此事……我也不知啊,真不是欺瞞先生,往日確實應該是能知曉其身在何處的,現如今我只知其還存活……”

    “嗯。”

    計緣點了點頭,知曉奴裔的情況之后,他心中有一絲其他念頭閃過,在這種情況下對方大概率不敢說假話,但他還是想詐一詐巨尸。

    所以在短暫沉默之后,計緣突然將雙眼睜大一些,目光冷然的盯著巨尸,口中不再是尋常問話,而是綻放對邪物充滿震懾性的敕令道音。

    “你的主人在哪,為何派你來此?”

    這聲音如同春雷炸響,好似鑼鼓轟擊在巨尸腦海中。

    “我......并無主人啊!”

    巨尸的話明顯前后卡頓了一下,也令計緣瞇起了眼睛,法眼上下細觀其全身,才又問道。

    “最后一個問題,你叫什么,為何雖存神存魂,卻命魂有所殘缺?”

    巨尸趕緊再次回答道。

    “我名為巫楚,身為尸妖,為天地所厭,有許多是死后多年尸身自孕尸氣而始,身魂有所殘破也屬于正常。”

    計緣長長的“哦……”了一聲,點頭笑道。

    “修行界有很多怪人怪事,對于一些存在來說,某些人就尤其喜歡管閑事,不巧,計某雖然自問做事也有自身原則,但在外人眼中就是那種喜歡管閑事的人。”

    在計緣說到這的時候,巨尸心中開始更加緊張起來,還好后面的話讓它心頭稍松。

    “不過計某乃修仙修真之輩,斷不會隨便食言,受一劍還是被烈火灼一次身,由你自選,考慮的時間依然是三息。”

    計緣說完這句,就站在原地靜候了,不過看似平靜等候,實則已經凝聚心神在身與意之間運法游走,醞釀起一股三昧真火。

    青藤劍就在手上,即便這會并無任何鋒銳氣息顯露,但劍鞘上的字擺在那,尤其是剛才計緣握劍的時刻是真的想拔劍斬尸的,那時候一定被危機感刺激到了,所以巨尸才現身。

    它甚至可能已經猜到了這是一把仙劍。

    只要不傻,巨尸肯定會選擇被燒一次,實際上尸妖也是如此想的,畢竟世間雖有不少神火,但自身尸氣濃烈至極,也是至陰至寒之物,灼燒只要不被施法持續焚身,有極大把握能撐得住,而且這畢竟是大雨天。

    計緣就是算準了尸妖的心態,準備給它個驚喜。

    “我選被火灼身,還望先生遵守諾言,我受火灼燒之后能放我離去!”

    為防引起計緣不喜,巨尸此刻忍著將渾身濃烈尸氣壓縮在體內,此刻更是學人躬身作揖,把一切表面功夫做足。

    “呵呵,放心,計某說話算話,站好了,只一口火而已!”

    說還這句話,計緣屏息一瞬,再次張口。

    這一次不再是真火氣息,而是一簇紅灰色的火焰從計緣口中被噴出,周圍幾無任何溫度變化,卻好似扭曲火焰所過的黑夜。

    剛剛行禮完畢的巨尸才抬頭,就見到這團火已經到了面前,強忍住躲避的沖動站在原地。

    刷——

    明明只是觸碰到巨尸胸口,紅灰色火焰卻剎那間燃遍其全身。

    “啊————”

    幾乎在頃刻間,尸妖本身的顏色不再,渾身化為火紅,從口、眼、鼻、耳等孔洞中,更是灼現灰白。

    “砰……”“砰……”“砰……”

    身體已經失去了控制力,勉強向外搖晃著跨出三步,也是持續了三息,慘叫聲和身體的行動就停止了。

    “轟……”

    尸身倒下,直接碎為一地炭粉。

    :。: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