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正文卷 第224章 廣洞湖墜龍
    尹兆先其后也是感慨,當初在他婉州麗順府的任命下來,準備出任前先回稽州寧安縣的前夕,晉王的少師李目書還十分神秘的喬裝到驛站拜訪他。

    當時李目書拜訪的目的沒說得太明白,就是告訴他這次婉州的委派,雖然是圣上提攜之舉,但很多人卻很緊張,讓尹兆先去了婉州要沉得住氣,恪守本心。

    反正當時那一堆話李目書沒說出個確切的所以然來,但尹兆先還是聽出了一些言外之意,似乎既是擔憂他自身安危,也擔憂他會不會因為婉州之行受到改變,那種關切感做不得假。

    所以到后來上任前夕,晉王傳信寧安縣,直言秘密派人替換了原本指派的隨任侍從等班底,尹兆先也是并未推脫,至今在尹兆先身邊依然有多位武功不俗的好手。

    不過政務上的事情,尹兆先也就是和計緣訴訴苦,沒打算事無巨細的說個清楚,本來請好友過來也不是為了這個。

    “好了好了,見到計先生忍不住訴苦了一番,望先生勿怪,此番也是請先生來參加小兒宴席,不過還得在等上一段時間了。”

    計緣能來尹兆先是非常高興的,但現在孩子還沒出世呢,當然不可能擺酒。

    “嗯,尊夫人產期是什么時候啊?”

    計緣明知故問了一句,尹兆先也是喜色上揚的回答。

    “大夫說我夫人養胎得當胎氣穩定,還有半月左右就會足月而誕了。”

    “哦,不錯不錯,還是得提前恭喜尹夫子了!”

    “哈哈哈哈……多謝多謝,計先生住處我早已安排妥當,就住在后府客舍。”

    計緣也是笑著拱手,這就不需要和好友客氣了。

    兩人會面聊天幾乎忘了時間,尹兆先雖然只不過是訴一下苦,可不知不覺也大半天過去了,一番家常菜招待之后,他本想親自帶著計緣去客舍,但又有公務需要處理,也就只好讓下人代勞。

    在一名仆從的帶領下,走過不算大的后花園,繞過廊道,到了府邸的幾處客舍廂房位置。

    “計先生請,前頭就是了。”

    仆從客氣的引著計緣前進,到達客舍之后開門向計緣介紹屋內陳設,然后才向計緣告辭。

    “計先生您就在此歇息,有什么要求盡管吩咐我,廊道那邊叫喚一聲便是,我先告退了!”

    “好,有勞了!”

    計緣拱手致謝,仆從也趕忙回禮。

    “哎哎。”

    走的挺遠的時候又回頭看看那邊的計緣,見對方也不進屋,就是站在門口看看庭院看看天,不驕橫更不拘謹,氣度也雍容不凡。

    府上一些下人其實也對計緣的到來有些好奇,自家老爺從不在家里設宴款待誰,也從不會留人在府上住宿,那些老遠來送禮的也都是住驛站和客棧,這位計先生卻如此特殊,吃住都在府上,看來確實是老爺摯友了。

    計緣隨意在自己的屋子里看了看,除了基本的床、桌、臺、凳,還有文房四寶和一副圍棋,不算奢華但卻周全。

    看過之后計緣也在這里休息,而是出門一步跨出,足底虛霧生煙,直接出了府邸而去。

    麗順府大街上繁華依舊,大貞各處乃至周邊國度都有商賈來此購置絲織品,整個城市依托于絲綢類商品的產業,顯出一片繁榮景象,到處都是客棧和餐館和茶樓,便是青樓賭坊之類的場所也是遠超其他城郭。

    這還僅僅是麗順府,州府云波府估計更上一個檔次。

    計緣穿行在大街小巷,憑借著敏銳的聽力和模糊的視力結合,行走無礙之余,也能聽到各人的議論聲,一路尋著某些聲音加上自身的問路,來到了廟司坊。

    早在才來這個世界的時候,計緣就已經知曉,城隍這類地雖護佑一方,卻不可主動逾越干涉陽世事物,尤其是牽扯到人道大勢的情況,越是依賴一地愿力就越是如此。

    這種忌憚一方面來源于人道產生變數對神自身的影響,也來源于他們本身修行和心境的提升,更有一些久遠年代的歷史教訓在里頭。

    逐漸的,陰司不可干涉陽世之事,尤其是在一些大事上,成了一條不成文的鐵律。

    即便是這樣,每當王朝覆滅,依然有一些城隍之流的地因為同王朝氣數牽扯過深而一同覆滅的,所以對此類事各地陰司諱莫如深的同時,心情同樣十分矛盾。

    計緣去廟司坊當然是為了去城隍廟,雖然不會干涉,但陰司對這種事情不可能不知道,他不為了去查案,而是去看看麗順府對轄境內邪氣和怨氣的滋生情況。

    不論在哪座城市,廟司坊往往都是最熱鬧繁華的位置之一,麗順府也是一樣。

    計緣經過廟司坊的街道時,就是吆喝叫賣聲和討價還價的聲音也熱鬧了不少,一些外地游人更是不少,畢竟每個地方的城隍廟附近都是游覽必去的地方,也是美食酒樓云集之所。

    “哎哎,這位先生,買幾柱香吧,給城隍爺上個香,保你考取功名,也能保你財源廣進啊!”

    “哎,這位大先生,我這個香好,是新作的大檀香,五文錢一柱啊,我這還有尚好的紅燭啊!”

    計緣走過來,好幾個攤位的攤主都兜售檀香蠟燭。

    “不用,我不是來燒香的。”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

    有些攤位兩三個人一起觀,攤主實在是熱情,居然還走出攤位向一個個路過香客介紹兜售香燭,計緣都是連連拒絕。

    而且這香也太貴了,一柱香頂得上其他地方吃完面條了,而且恐怕貴的也不僅僅是香。

    整個城隍廟內游人如織,各個殿堂幾乎都沒有什么安靜的所在,計緣就隨著一眾香客走過一個個廟中殿廳,看那么多衣著光鮮的人求神拜神。

    所求之事多是錢財利益,來拜神的人中尋常老百姓也少得可憐。

    計緣邊上有一個較為年長的廟中廟工,看計緣只是走走看看也不上香,多半也是個游人,衣著雖然算不上華麗,但卻氣度非凡,頭頂的一根墨玉簪在光線下剔透熒亮,一看就是價值連城之物。

    此刻見計緣不再走動,站在邊上有那么一小會了,于是上前嘗試性問了一句。

    “這位先生是否要給城隍也上幾柱香?若是捐些香火錢,城隍爺也會保佑人事事順遂的。”

    計緣回頭看看這個老者,再看看城隍像。

    “呵呵……你家城隍老爺倒是香火鼎盛,但可惜的是,這么多香火卻也不敢收啊。”

    “呃…先生這話何解?”

    計緣搖了搖頭。

    “并無什么深解,字面之意而已。”

    這里來上香的,所匯聚的香火愿力,此間城隍還真的就不敢隨便收,多是一些利益熏心所求,這香火可是帶著“毒性”的,便是廟中摔爻都不會對某些人做出回應,他們摔的也就是簡單的概率學了。

    “先生說得是啊!”

    一聲帶著嘆息的話從邊上傳來,有一名身穿皂袍頭戴黑色方冠且膚色蠟黃的中年男子走來,沖著計緣拱了拱手。

    計緣也同對方回禮至意。

    “去廟外一敘如何?”

    “恭敬不如從命!”

    男子同計緣一問一答,隨后一前一后的踱步離開了城隍廟主殿,身后的廟工撓著頭有些莫名其妙,今天遇上兩個怪人。

    兩人沒有從大門走,而是穿過一道人流相對稀少的側門,悠然踱步般走到了城隍廟外的一處小河畔。

    這里同樣有人在踏青游玩,嬉戲間看似人間祥和。

    到了外面,皂袍男子又鄭重的沖著計緣躬身作揖。

    “先生蒼目法眼墨玉別頭,道蘊內斂返璞歸真,若李某所料不差,想必便是傳說中的計先生吧?”

    哈?

    計緣一臉懵逼,傳說中的……計先生?

    ‘我的名頭這么響了,還傳到了婉州這來了,而且什么叫傳說中的?’

    若說稽州那邊他有點名頭,計緣覺得還是靠譜的,但這可是婉州。

    計緣只能在還禮的同時禮貌的笑笑。

    “什么傳說之言可不敢當,但在下確實姓計名緣,滿足李城隍所說特征的‘計先生’,先來也就是我了。”

    “果然是計先生,李某也不過是嘗試性的一猜,不成想還見到了尊駕本人。”

    李城隍也是露出笑容。

    “如今大貞恐將引來多事之秋,有計先生鎮壓四方,也是我大貞之幸事。”

    ‘等等,你在說什么?’

    計緣有些被這李城隍搞蒙了,難道他睡了大半年,世界變化就這么大了?

    “不知城隍大人可否明言,計某可是一頭霧水呢!”

    “計先生面前,不敢稱大人,還請先生不要折煞在下……”

    城隍苦笑一聲。

    “我大貞人道大勢明暗不定,我等城隍之流心中忐忑可比風中燭火,此前……”

    “昂吼~~~~”

    一陣龍吟聲在遠方天際響起,計緣和城隍全都臉色一變,望向北面天空。

    “哞…哞…昂吼……”“轟隆隆……”

    那一陣陣明顯狀態不對的龍吟在天際響起,也引得城中不少百姓望向天空,看到北面天空中有一圈雨云,時如巨獸嘶吼時如老牛哀的怪聲在天際響起,同時也夾雜著電閃雷鳴。

    很多人遠遠望去,北方天空有一片云好似掉落天際云層,與其說神似巨大的蛇形,不如說好似一條龍。

    “轟隆隆……”

    電閃雷鳴中烏云很快蓋了過來,天色也暗了下來。

    龍吟和龍叫其實是兩個概念,龍吟聲長悠遠且氣勢恢宏,龍叫聲卻好似老牛,夾著混亂響起,顯然那條龍蛟之屬狀況極差。

    計緣第一反應就擔心是不是應氏,但龍吟聲的聲線顯然就不是熟食的龍蛟。

    “那里是?”

    “回計先生的話,那里應當是廣洞湖方向,距此不足百里之遙,也屬麗順府地界。”

    城隍面色嚴肅的回答計緣的問題。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