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正文卷 第120章 廟中再遇乃是仙
    計緣看著這群人穿著粗氣手忙腳亂的樣子,再一瞧那個七八歲大的孩子,臉色蒼白的昏迷在其中一女子懷中。

    在計緣眼中看起來可不像是簡單昏了過去,竟是失了魂,但從肉身上時不時會抖動眼皮皺起眉頭來看,所失之魂應當并未受到損傷且同肉體聯系未斷。

    雖然計緣唯一見過的一次失魂癥是在當初歲遠縣上河溝村對付完美女蛇的時候,那會一個商客驚嚇過度,短時間被嚇得魂魄離體,但也認為現在這孩子的失魂狀態似乎有些特殊。

    ‘有點意思,好像是自己跑出去的!’

    計緣法眼張開之下,沒有在這孩子身上看見驚厥痕跡,更沒有中什么邪法的氣息殘留,細想之下,也就有了其魂自己跑出體外的推測,畢竟這孩子之前看確實也有些特殊。

    人數少了一多半,又是這種狀態,不知是遇到什么襲擊了。

    若是遭遇強人匪徒兇戾惡人追殺,計緣覺得可以管一管,可若是江湖世俗的恩怨情仇之類的,說不準當個看客更合適。

    不過比起好奇他們的遭遇,計緣更好奇這孩子到底有什么特殊的,然后想到一會他們突然發現自己在這又要起什么幺蛾子,所幸還是自己跳出來吧。

    “咳…咳……”

    輕輕咳嗽兩人,立刻讓本就神經緊繃的幾人條件反射板做出自衛反應。

    “蹭~”“蹭~”“蹭~”

    當即有三人抽刀。

    “誰?”“誰在那?”

    計緣動了動,擺擺手,好讓他們看到自己,卻也沒有站起來,省得刺激到這群驚弓之鳥。

    “計某真是躲哪都不得清靜,這次可是你們打擾的我,刀劍無眼,可不要傷了好人啊!”

    “是你!你專門在這里等著我們?”

    那位名叫莫同的漢子又是驚異又是戒備的喝問道。

    計緣的聲音正中有力,也是有很高辨識度的,所以一下被人認了出來。

    被這樣問計緣也早有預料,搖搖頭笑道。

    “呵呵,我不過是一個路人罷了,不想引起誤會方才出聲提醒,若真心懷歹念,偷偷動手豈不更好?”

    說罷計緣指了指邊上的火盆和角落的柴碳。

    “幾位要不生火烤烤?一場秋雨一場涼啊,當心染了風寒。”

    計緣幾句話中正平緩溫和有禮,且也有理有據,算是讓幾人的戒備放下了一些。

    那壯漢莫同猶豫便可,才歉意的朝著計緣拱拱手。

    “是我等誤會先生了,還望海涵,不過此刻我等可是不方便生火的,說不得一會還得離開。”

    幾人收起兵刃離門邊稍遠一點,走到山神像后計緣對角的位置,也把剩下的兩個蒲團拖過去,讓那男孩躺在上面。

    兩名勁裝女子照顧男孩,其他人則各自處理傷口。

    “少主沒有傷到更沒有磕到碰到,怎么會昏過去呢…難道是被嚇到了?”

    “姐姐,別多想了,少主沒受傷,總會醒過來的!”

    “能不急嘛,怎么叫都叫不醒,掐人中輸真氣都沒用,你叫我怎么能不急嘛!”

    “哎,稍安勿躁,如今只能事后找大夫了!”

    莫同也只能這么說了一句。

    一旁一個武人用身上撕下的幫莫同將胸口的刀傷扎好,后者看看計緣的方向,又看看山神廟廟門處。

    “今夜這場雨幫了我們大忙,若非如此還不能輕易擺脫糾纏,只可惜折了十幾名弟兄!”

    莫同說這話的時候刻意望向計緣,想看看他有什么反應,不過似乎是因為所處陰影較為昏暗,沒能看出計緣對死人是否驚慌。

    計緣注意力基本都在那男孩身上,看著他眼皮細微跳動的特征,此刻魂魄似乎是在到處跑,并且距離肉身因當也不會太遠。

    ‘奇了,既然魂魄能動,又距離肉身不遠,為何不回來?’

    計緣也有些納悶,魂魄在外面瞎逛可不是好玩的,而是一種很危險的狀態,一旦回不來,時間久了同肉身斷了聯系,那肉身不是真死了就是癡呆了。

    ‘難道另有原因?’

    想到這,計緣覺得還是先搭個話找機會開口問一問好了。

    “諸位應當是江湖客吧,我們兩次碰面也算是緣分一場,可否告知計某是遇上了什么賊人匪寇?方才計某聽你們所言,覺得這孩子怕是得了家鄉老人口傳的失魂癥了!”

    “失魂癥?”

    女子中年齡大一點的人疑惑聲起,望向計緣,從字面意思上不難理解這病癥是什么原因導致,但多少有些難以置信。

    “不錯,得了失魂癥的人也是這樣怎么都叫不醒,或者整天渾噩瘋癲藥石無救。”

    “那該怎么辦?”

    關心則亂之下,莫同也下意識問了一句。

    “在我家鄉,得了失魂癥的人,要么是家人去病患常去的地方喊魂歸來,要么就是去拜土地公,沒有土地廟就去拜城隍,懇請神靈幫助尋回病患魂魄。”

    計緣這說得可都是尋常百姓真的在用的土法,且也算得上行之有效,前提是那失魂癥沒有特殊因素。

    那邊幾人聽聞之后面面相覷,一時間都沒有說話。

    “當然,求山神也是有用的,土地山神等山水神靈之流在自身管轄范圍最善此道。”

    計緣這話說得就已經不像一個斯文先生和鄉人老者能口傳出來的語氣了,只是這些武人也分辨不出來罷了。

    幾人聽聞此言下意識的望向廟中神像,在夜間,這神像看起來反而顯得有些陰森恐怖。

    外頭的大雨一直“嘩啦啦……”的下著,山神廟內一時間陷入安靜。

    莫同剛想說什么,卻看到那邊角落的先生突然站了起來,并且伸出手勢制止了自己,仿佛知道自己馬上要開口似得。

    計緣吸氣嗅了嗅,眉頭也在此刻皺起,然后轉頭望向那邊昏迷的男孩。

    “看起來倒確實非尋常江湖事,那就得管一管了!”

    計緣這低語細不可聞,幾人不知道他嘀咕什么,還沒問就見他朝前走了幾步到了神像供桌前,中正的聲音淡淡的開口詢問。

    “護住你們家少主,我去會會外頭的東西!”

    計緣話音剛落,山神廟的大門卻“砰~”得一下,自己讓風雨給刮開了,只是雨水吹進來卻從計緣身邊劃過,只是夜色昏暗中旁人看不清楚,可外面的人卻看得真切。

    外面的雨中有三個人,都是一副江湖勁裝打扮,佩刀帶劍看起來像那么回事,但計緣卻清楚這三個雖是人身,卻并非純粹的“人”。

    “先生,此事與你無關,趕緊退回來,他們一共四人,個個武功奇高,我們折了好些兄弟了,先生不要做傻事!”

    莫同和身邊幾個武人一下站了起來,紛紛拔出武器。

    只是令莫同等人奇怪的是外頭三人居然沒第一時間殺進來,在昏暗中隱隱有種戒備感。

    “武功奇高?呵呵呵……”

    計緣邊笑邊點頭。

    “不錯,于武者而言確實武功奇高……”

    計緣將眼睛多張開兩分,半是試探虛實,半是真實感慨的繼續說道:

    “人、妖、鬼、神我倒是見多了,可這魔還真是稀奇,以幾具凡人武者的肉體為軀殼來奪這孩子,有點意思!”

    這話令山神廟里的一眾武人聽得一頭霧水,但此情此景卻心生奇異感覺。

    “呵呵呵…今日倒是稀奇,在這窮山惡水之地居然碰上個修行人,奉勸閣下少蹚這趟渾水,否則我們可就要換一具修仙之人的軀殼了!”

    計緣站在山神廟門前,身上看不出任何力法神光卻雨自避,外頭的三人也有些摸不清跟腳。

    魔分多種,有滋生心魔,有無形外魔,有孕劫陰魔,更有那偏離修行根本之人墮入邪魔,入魔一詞被常人形容為瘋狂的執念,但其實真魔中大部分往往陰邪無比少有瘋狂。

    “你們有四個,那剩下一個因當去追這孩子的魂魄了吧,而你們則是來奪肉身?”

    廟里的武人看不到,但在計緣眼中,廟外的三個附魔者面龐已經散發黑氣,即便看不透計緣也打算一搏了。

    “你就是保下了這小童的肉身,其魂魄也定會被我們抓去,還不……”

    “那可未必!”

    計緣以清朗之聲笑著打斷,這情況試試新招完全情有可原嘛!

    口中敕令音起,法力隨心變換,計緣輕輕抬起右腳,往地面一踏,好似有一道奇異的漣漪恍惚蕩漾。

    “有請蕉葉山山神來見!”

    一道風卷霧氣仿佛應聲而現,在廟中地面旋轉著升起……

    外頭三魔的軀殼一瞬間瞳孔劇縮。

    “拘神!快跑……!”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