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正文卷 第119章 夜雨蕉葉山
    茶棚里的氣氛變得有些古怪,剛剛沒有細瞧,此刻計緣雙目多睜開一絲后四顧了一下,發現發現從氣象上看真正無辜的連自己和茶棚店家在內,一共也就六七人。

    其他人原本還算平常的氣息,此刻都有變化,就氣血上講尤以眼前這個壯漢為最,邊上兩個女子次之。

    這些人所有視線都若有若無的在觀察計緣一人,并不是爭鋒相對的,也就是說算是一伙人。

    計緣雖然無奈,但還真談不上怕,畢竟不過都是尋常武人,威脅不到自身安全不說,他不想惹麻煩直接跑的話,估計也根本不可能有人跟得上他。

    所以只是拿起茶盞將茶水喝干,才一臉無奈的看向對頭的壯漢。

    “呃…這位兄臺,代步的牲畜太貴,也不好伺候,還是走路好,累是累了點,但勝在安逸。”

    計緣說了一句話,又轉頭細看那個敲茶盞的七八歲小男孩,雖然不是第一眼就被清晰可見,卻越看越覺得奇特,忍著酸痛將雙目睜大一些,驟然發現男孩身上居然有一層灰霧一般的東西。

    正是這層霧阻礙了計緣剛剛第一時間發現這孩子的特殊,而視線穿過霧氣之后,小男孩的樣子清晰無比,還透著一股靈動。

    見計緣望向身邊孩子,邊上兩女子其中一人也瞇起眼睛開口。

    “先生好面善吶,似乎日前就在均天府中相遇過,此番卻又在城外相遇了。”

    另一女子也接口道。

    “難不成先生當日見了我們姐妹兩個就看上我們了,呵呵呵呵……”

    計緣哭笑不得,他連這兩女的長什么樣都沒看清楚過,不過聽聲音的確是當日正主了。

    本來對那男孩有些好奇,可現在這樣子感覺都要起沖突了,那還有什么好說的,稀奇計緣見得也不少了。

    計緣嘆了口氣笑了笑。

    “得,這世上還真有如此巧的事情,不管兩位姑娘信還是不信,麻煩事在下是不想惹的,既然這小茶棚不歡迎在下,那鄙人只好走了……”

    計緣還不至于因為一個誤會,真的和這群人劍拔弩張,沒必要,也覺得無趣。

    喝完手中這杯茶水,計緣就在壯漢死死盯住自己的視線中站了起來,朝著正準備過來招呼自己的店家少年歉意的道了一句。

    “少年郎不用招呼了,在下就不在此歇腳了。”

    言罷,計緣提了提肩頭包袱,拿起雨傘,再看了一眼那個大約七八歲大的孩子后,離開長凳就走出了茶棚,向西沿著官道繼續前進,絲毫沒有留戀之意。

    茶棚內,壯漢和兩名女子都望向計緣離去的背影,身體略微緊繃,做好了應付對方突然轉身暴起發難的準備。

    只是一盞茶的功夫過去,計緣在視線中的背影都已經模糊了,依然不見其有回頭的意思。

    實話說到了這么遠的距離,發難不發難毫無意義了,太遠了。

    “難道此人真就只是個路人?”

    壯漢疑惑了一句,看向身旁兩女子,而其中一個女子則皺著眉頭回答。

    “可我們的確見過他,不會認錯的,當日在均天府的衣料店中,也是這般……灑脫隨性的感覺……”

    另一個女子也道:

    “此人顯然也不是常人,正如莫同所說,均天府距此路程不短,前兩日我們才在城中見過他,一個人走路步行怎么可能今天就到了這里,除非中途騎乘車馬,否則不會累死嗎?”

    “嗯,方才我試探一句,其人似乎也察覺到了什么,但語氣倒是頗為無奈。”

    壯漢莫同說話間一直盯著道路遠方,計緣的身形已經越來越淡。

    那個一直敲著茶盞底部的孩子這會終于停下了那“邦邦邦…”的吵鬧聲響,也看看計緣離去的方向。

    小聲朝著邊上女子道:“我要吃煎酥肉。”

    “只有餅子肉干,要吃嗎!”

    “不吃!餓死也不吃!”

    孩子犟了一句,又開始“邦邦邦…”敲起來,看得邊上的女子也是白了白眼,反正真餓了自然就吃了。

    。。。

    三天后的雨夜,均天府同西寧府交界位置的蕉葉山上,計緣正撐著傘走在山道上。

    蕉葉山因在最高峰眺望整體山勢仿若蕉葉而得名,其山巒規模并不算太大,還不如當初遇上玉懷兩童子的老樺山,在兩府之間延綿三十多里,所占方圓十幾里而已。

    計大先生有個習慣,一旦天下雨了,走路總是喜歡慢下來,因為雨天他能清晰的“看”見山水美景,隨雨聲一起“觸摸”大地上的萬物。

    此刻也是如此,一場雨從入夜前一直下個不停,計緣也就慢悠悠走了這么久,前方“聽”到了一座房屋所在。

    走近一看,嗅著一絲絲檀香味,在看看內里陳設,果然是一座山神廟。

    撐傘入檐,收傘甩水,推開廟門的計緣一臉放松的觀察著這不大的小廟。

    這山神廟不過幾丈見方的縱深,雖然顯得破舊也沒有廟祝之類的人常住,但應該算不得一座荒廟,畢竟供桌還算整齊,也有貢品殘留,像是當地山邊百姓節日或者有事會來祭祀一番,當然了,大部分時間還是無人的。

    再細看過山神像,刻畫的樣子有別于常人,雖然穿著衣袍,但面部骨骼都較為突出,額頭上面更是有兩個鼓鼓的包,雕刻匠人在那兩個包上畫了幾個回旋云紋,讓計緣吃不準這兩代表的是犄角還是腫塊。

    山神像上并無金身法相的神光痕跡,但確實有香火之力留存纏繞,只是異常微弱,一看便知并非正神,結合那不似常人的模樣,應當是有天生地養的精怪想要借香火愿力輔助加速勾連地脈山脈成就山神之位。

    依照天性,此類精怪身的小神在廟中是待不住的,只有感知到鄉人祭祀的時候才會回來取香火嘗貢品。

    計緣雙目法眼張開,只不過幾眼之間就透過神像看出這所謂“山神”,道行還差得遠呢,而且蕉葉山雖小但畢竟是一座山,也有方圓十幾里,可不是小小莊園村落當土地那么簡單。

    以這小廟的薄弱香火,經年累月之下收集并維持,還要加上自身修煉不懈怠,加上是精怪身,百載以后歷劫才能有一定成果,但也只是一定成果,嗯,不小心中途夭折的話則萬事皆休。

    “修行難吶!”

    計緣感嘆一句,關上廟門后沖著神像告了一聲罪,拖過一塊蒲團到角落就坐下來休息了。

    從懷里摸出《外道傳》,在這雨夜看“寫實小說”,也是別有一番風味。

    山神廟內是有一個鐵火盆的,應當是燒紙之類所用,邊上還有柴枝炭火,似乎是能為臨時歇腳的鄉人香客行個方便,但計緣根本不需要火光也不覺冷,自然不需要生火。

    看了小半個時辰的書,又換成《通明策》,正巧翻到書上對于拘神術的猜測和理解,講到了可能真正的拘神也同高人法令有著共通之處,顯然成書作者并不了解拘神術。

    計緣下意識的就望了一眼廟中山神像,此前玉懷山裘風送過一篇拘神殘篇,他也早就研究透了。

    殘篇經過裘風十數年參悟,有諸多心得記述,完成度其實已經挺高,但偏偏少了關鍵的神髓,所以除了作用自身幫助收神修行外其他沒有太大意義。

    可是實際上,自從計某人緣法不淺的得到了“敕令”這個萬金油的奇異神通,某種程度上已經具備了還原拘神術的能力,畢竟真正的敕令可比高人法令還高上一檔。

    但理論歸理論,可行性再高終究是沒經過事實證明的。

    當然計緣看歸看,可沒有真的試一試的打算,他又沒什么事,淫祠小神也是神,不能隨便仗著道行欺負神啊。

    正想著事情呢,計緣突然心中一動,聽到了一些特殊的響動。

    沒過多久,廟門從外面被“砰~”得一聲推開了,七個濕漉漉的身影沖入廟內,匆忙間掃視了一圈廟內,居然沒能看到在墻角夜色陰影下融于自然的計緣。

    “嗬…嗬……應該沒追上來吧?”

    “應該沒有…少主怎么樣了?”

    “還昏迷著呢!”

    “莫同,你的傷怎么樣?”

    “不礙事!”

    計緣看看那邊濕漉漉一群狼狽男女,還有一股血腥味飄來,不論人數還是狀態都差了不少,正是之前在茶棚內遇上過的那群人。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