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正文卷 第92章 黃紙冊
    計緣坐在屋廳前的主席,上菜自然是最快的,一碗碗熱氣騰騰的菜肴飄著一陣陣香味被矯健的幫廚端上來,有硬菜的時候邊上的趙老頭還會向計緣介紹一下。

    “這是燒花魚……這是飯捂肉,香著呢……這是羊骨湯……”

    這一桌上有新郎官有親家雙方,還有一個關系近的親人長輩,但把計緣奉為貴賓沒任何人有意見,都覺得新婚夫婦沾了學問人的“才氣”,將來孩子有出息。

    計緣袖內道賀應酬之余,也是低頭看一眼袖口處的棋子,棋色果然已經變白,笑容展現之余這喜宴更顯得賓主盡歡。

    酒杯全滿上,大家直接動快開吃。

    偏僻鄉村的喜宴自然沒有大城大府的掌勺師傅廚藝好,可卻另有一番風味,尤其是吃起來氣氛好,加上是三伏天的傍晚,全都吃得滿頭大汗。

    這會計緣終于知道很多人脖子上掛著一塊濕潤毛巾是干什么用的了,遠一點的桌子都有人光了膀子。

    新郎官在那一桌桌敬酒,新娘子則獨自在洞房里候著……

    敬完一大輪,又回主席敬了岳父母和長輩,新郎官已經喝得滿臉通紅,還不忘到計緣身邊來敬酒。

    “計先生,今天我大喜謝謝您給寫喜聯,那真是頂好的聯字,我敬您一杯一定要喝啊!”

    看他話說得還算清楚,應該還沒醉透,敬完這輪酒可是要入洞房了的。

    計緣也是帶著笑意特地站起來,端酒回敬。

    “早生貴子早生貴子啊!”

    飲完這杯酒,新郎官在一陣哄鬧聲中腳步還算穩健的朝著里屋走去了,計緣看看新郎還算結實的身子,應該能駕馭那干農活比肩漢子的媳婦吧。

    ……

    隨著天色漸漸昏暗下來,喜宴也吃得差不多了。

    雖然是三伏天,這里也沒有冰箱,可并不需要擔心剩菜剩飯會餿掉,蓋因為鄉人著實生猛,計緣就沒見到哪個盤子能剩下半兩菜的,有些桌子汁水都能澆飯吃光。

    除了幫廚幫忙收拾,鄰里親朋個個摸著肚皮一臉滿足的開始各自散去,計緣則隨著開頭挑酒回來的其中一個叫趙東亮的青年去其家里借宿。

    這一戶接近村頭,給計緣安排了農家小院一間的偏房,有床有椅有鋪蓋。

    都是酒足飯飽,但因為這天氣炎熱,即便天色已黑,鄉人也大多還沒睡去,很多都在院外頭通風處納涼,要等再過一陣子屋里頭的熱力散去才會睡覺。

    計緣也提了一把椅子出來坐在小院墻邊,左手邊方向遠遠能望見一間奇特的小屋,上頭還有三個小光點。

    來時沒注意,現在看來應該是間小廟,看大小估計不過半人高,許是村內土地廟。

    天確實有些熱,計緣沒有扇子,就用右手抓右袖,拉直了扇兩下,那邊的趙東亮見到計緣出來,搬起小凳就坐了過來,殷勤的用蒲扇為計緣扇風。

    “計先生,您背上背的是什么呀,為什么不放屋里頭,布條貼著多熱啊!”

    趙東亮穿著無袖的褂子都出汗,像這位大先生這種寬袖袍子看著就熱,還綁一根不知道是棍子還是啥的東西,還不得捂出痱子來。

    “哦,這是一把劍,忘了解下來了!”

    其實是因為青藤不穩需要時刻輔以靈氣滋養,青藤劍這段時間就暫時不方便離身。

    “劍!”

    趙東亮眼睛一亮。

    “計先生是不是會武功啊,能飛檐走壁那種,怪不得敢一個人走這么遠路呢!”

    “呵呵,算是會武功吧,出門在外還是需要點手段防身的!”

    趙東亮一聽更興奮了。

    “計先生能讓我瞧瞧您的劍嗎,上回去縣瞧過一把鋪子里的掛花長劍,可好看了!”

    計緣笑了笑。

    “看看也無妨,不過你可能會失望的。”

    說完就解開繩結,將包裹布條的青藤劍拿下來放到膝蓋上,并撤去青布露出劍身的面貌。

    青藤劍劍長三尺六寸,劍寬一寸八分,從劍尖到劍尾呈現直線,劍柄前端沒有護凸,尾端沒有掛飾,柄上從頭到尾纏繞蒼翠欲滴的青藤,簡潔樸素,當然,劍身上的斑斑銹跡也還在。

    “啊…計先生這劍可不如我縣里頭看到的那把好看,連劍鞘都沒有,而且都銹成這樣了……”

    趙東亮顯然是有些失望。

    “哈哈哈哈…早說了你會失望,不過這話說出來還是不太好,我沒什么,它可會不太高興的!”

    計緣笑說著指了指劍,一只左手則壓在劍身上不讓其鋒鳴。

    趙東亮以為是計緣不太喜歡剛剛的話,撓著頭嘻嘻一句:“計先生您別介意哈,其實您這劍也挺好看的!”

    計緣笑笑不說話,抬頭看看滿天繁星。

    “計先生和我說說外頭的事情唄,還有那江湖武林,是不是很精彩很好啊?”

    “嗯…或許吧,但未必有這好!”

    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大多數是趙東亮問,計緣選擇著回答,也像講神話故事一樣說過春沐江大青魚救人,提過春惠府外老龜求酒,也提了老龍布雨保一方風調雨順,而趙東亮聽得和個孩子一樣認真。

    大半個時辰之后,納涼的鄉人也大都陸陸續續搬著椅子凳子回屋了,趙東亮雖然還想和計緣聊,但考慮到明天還要干農活也就去睡了,這一戶院外就剩計緣一人。

    稍遠處的土地廟中,一陣煙霧顯化而出,一名佝僂著身子的老人朝著這邊走來,近到兩丈外就朝著計緣拱手。

    “難得有仙長光臨此地啊,小小土地特來問候!”

    “不敢當不敢當!還要多謝貴地鄉人收留,討了一杯喜酒喝。”

    計緣趕忙站起來拱手回禮,他見那土地廟香火不盛,還當是連淫祠都算不上的空廟,沒想到居然有正神,不過山水神靈最善隱匿,沒發現也正常,但這一個不像是那種實修而更像是鬼修成神。

    老者看了看計緣膝蓋上的青藤劍,小心的往一側走近一些。

    “不知先生仙鄉何處啊?”

    “沒什么仙鄉,到處走走,倒是土地公應該是本地人吧?”

    老者就在邊上的石磨子上坐下,點頭回答。

    “正是,老朽生前就是這趙家莊人,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被當土地供奉,得有快三百年了吧,所轄之地也就趙家莊附近,村里有人過世若有陰德保魂魄不散的,偶爾也陪同勾魂使引其前往陰司。”

    三百年?這么久!

    不過應該是受限轄境的原因,這么多年過去了,雖然熬成了正神,可也沒多少香火和法力。

    “不知土地公此番現身有何貴干啊?”

    這老土地倒也有趣,直接坦然回答。

    “修仙之輩甚是少見,就是出來看看!”

    計緣啞然失笑,原來自己成了西洋鏡了。

    “那定讓土地公失望了,我不過是一個小小修行人,不是你所想仙長。”

    “先生過謙了,比老朽想的可要好不少!”

    恭維的成分有,但土地公說得也算是真心話,說完這句,猶豫了一下,還是從懷中取出一張疊在一起的古怪黃紙。

    “不知先生可否幫老朽看看上頭的字,這上頭應當是有字的,只是老朽法力淺薄,瞧不見!”

    看來不光是看稀奇,還是有事的,計緣也不拒絕,就是試試嘛。

    “好,我來看看!”

    從土地公處接過黃紙展開,定睛細瞧,上頭有墨跡浮現。

    《正德寶公錄》

    “居然是天箓成書!”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