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正文卷 第63章 緣之一字真奇妙
    今天正好是五月初四了。

    很快,計緣感覺頭頂的光線也弱了下來,大片雨云已經飄至。

    “轟隆隆……”

    又是一陣猛烈的雷聲響起,閃電在雷聲前猶如超強的相機快門一般照亮了已經在烏云下有些昏暗的大地。

    嗚….嗚……

    外頭的荒野上,雨未至風先行,草木灰塵席卷,不過還好計緣所在的石壁小窟有些特殊,兩邊石壁擋住了太多風,加上上邊傾斜的角度,居然有種明明幾丈外風勢亂卷,石窟內卻是比較平靜的狀況。

    “看來這雨會下得很大啊!”

    計緣笑了笑,伸手摸向包袱內,下一秒笑容就僵住了。

    抓過包袱打開看了看又翻了翻,總算在角落又找出四顆鮮棗,除此之外就沒了。

    ‘我居然已經把棗給吃完了?’

    撓了撓有些癢的頭皮,計緣這次是真的覺得自己可能在這待得有些久了,說到底要餓肚子是實實在在的問題。

    “哎呀…這棗子來之不易,也抗餓,本來還想省著點吃的,沒想到啊沒想到,這才多久啊……”

    才在哀嘆呢,計緣突然耳朵一動,聽到了一點不同于風聲的響動。

    計緣順著聲音的方向望了望左側,模模糊糊看不清,但也證明自己沒有聽錯,確實是有人接近。

    ‘這種地方,也會有人來?似乎是從官道上拐過來的!’

    沒過多久,來者的聲音已經清晰可聞,能看到的共有三人,趕著一輛馬車,牽著兩匹馬,匆匆往石壁土丘的方向過來。

    “前面就是臥龍壁了,快快快,趁著這雨還沒下來,趕緊過去躲躲!”

    “快點,柱子、玉蓮,你們從車上下來,這樣車走的快點。”

    ……

    吆喝聲和揮鞭聲時有傳來,聽起來像是專門來躲雨的。

    計緣聽著他們的話,再次審視了一下自己所在的這個豌豆形的巖壁石窟。

    “臥龍壁?這到底像在哪了?”

    又過去片刻,趕著馬車的一行人總算是到達了這所謂臥龍壁的近處。

    一行人中自然都發現了石窟另一頭有個枕著包袱的人正在看他們,也就隊伍中的一個可能年過半百的長輩朝著計緣略微拱了拱手,計緣實在不想起身,就抱書虛握回了一禮。

    雙方沒有說話,計緣看著他們匆匆忙忙將馬車趕得貼近巖壁窟窿口,其中的兩名壯漢就立刻麻利的從馬車上取下一根頂端尖尖的木頭,和一個木槌,開始在一邊打起了拴馬樁。

    忙活好一陣子,終于將馬車和三匹馬固定到了石窟邊,那一行人也放松了下來,外頭的和車上下來的人都紛紛到石窟中坐下。

    總共有七人,除了那名朝計緣拱手的長輩還有兩名青壯男子,剩下的則是一名同樣年紀不輕的婦女和一名十六七歲的少女以及兩個小男孩,最小的那個男孩比尹青還要小一些,大一些的那個男孩則是十三四歲的樣子。

    計緣的視線著重在三匹馬上掃過,再看看這些已經躲到石壁內的人,沒什么特別的興趣,就再次看起來書來。

    “轟隆隆……”

    雷聲再響,大約十幾個呼吸之后,瓢潑大雨“嘩啦啦”得降下大地,明明是外邊變得更加嘈雜,卻有種突然天地安靜下來的感覺。

    “哎呦真差點趕不上啊,這條道前不著村后不著店,還好距離這臥龍壁不算遠!”

    隊伍中的長輩語氣輕松的說了一句,一行七人坐在那聊起了天。

    “鐘叔,這雨多久停啊?”

    “似這種突然而至的瓢潑雷雨每年這時候都多,來得快去得快也快,想必至多一個時辰就會停了。”

    “大伯大伯,那邊還有個躺著的人呢,動都不動,地上這么臟也睡,是不是個乞丐啊?”

    有小男孩這么指著計緣說了一句。

    “小孩子家的,休要對他人指指點點,都是躲雨的旅人罷了!”

    鐘姓長輩語氣稍顯嚴厲的責備了一句。

    不過小男孩的話也引得計緣看了看自己的樣子,好歹衣衫完整,邋遢也是相對之前的自己而言,應該也不算夸張…吧,怎么地也輪不到像一個乞丐呢?

    “嘿嘿嘿……又被人說乞丐~!”

    計緣有些神經質的笑了笑,主要是想到了當初那個彷徨的自己,又聯想到了上輩子星爺飾演唐伯虎的某處橋段,正可謂是“今天的心情是大不同!”

    可惜事實未如同那群人中的鐘姓長輩所言,雨勢直到一個半時辰之后才逐漸減弱,大雨轉細雨,有了停下的趨勢,而石窟內眾人除了計緣大多昏昏欲睡。

    “哎呀,有人淋著雨過來了呢!”

    已經安靜了一會的石窟一端,小男孩的聲音又嚷嚷起來。

    “哎呦,還走這么慢,這都淋壞了吧!”

    有人附和一聲。

    計緣眉頭一皺,暫時放下書冊抬頭望向雨中,朦朧間有一位內著圓領長衫,外套對襟直罩衫的年長者正在緩步走近這一處石壁。

    這人不但計緣能看得一清二楚,并且計緣還聽不到雨水落到他身上的聲音,但隨著對方越來越近,明明其人身上的衣衫都已經濕了。

    計緣下意識的看看石窟對角的那七人,希望不是什么糟糕的情況。

    來人似乎心情不錯,在雨中漫步到石窟邊上,突然愣了一下,定睛看向計緣,似是才發現他在那里,而計緣則已經提著書坐了起來。

    雙方視線交匯,兩個呼吸之后,雨中來者笑了一下,就這么站在雨中沖著計緣拱了拱手,心下稍松的計緣也是笑著回禮。

    雨中人漫步而來,走入了石壁避雨的范圍,又走到了石窟前,對著一側視線好奇的七人只是頷首一笑,隨后就直接走向計緣身邊。

    人未到聲已先至。

    “先生倒是好雅興啊!”

    其人視線早已細細觀察過計緣全身上下,衣衫上的灰塵,略顯邋遢的頭發,都說明計緣在這躺了不短時間了。

    計緣也是細細觀察來人,個頭不高不矮身姿筆挺,頭頂方冠之下須眉皆長,眼神清澈中挺飽滿,不似七老八十但也面似超過六旬,聽得對方不知是稱贊還是調侃的話,計緣帶著笑意回應。

    “呵呵……不過在此小憩片刻罷了,說起雅興,可比不得閣下雨中漫步的灑脫。”

    計緣說話間余光還在留意對方衣衫上滴落的水滴,腳步聲和落到地上的聲音他能聽到,衣服上的水不似作假。

    來者絕非凡俗,卻弄不清是神是妖還是仙,計緣內心可沒表面上那么悠然自得。

    而來人的那份悠閑卻不是裝的,慢悠悠走到計緣身邊瞥了一眼他手中的書冊,似乎眼睛睜大了幾許。

    “外道傳?多少年以前的雜書了!不介意我坐邊上吧?”

    “先生請自便。”

    就是介意,這場合也不適合說出來啊。

    那名老者就這么坐在計緣身邊一尺距離,身上的雨水從所坐之處地面淌出,也流到了計緣那,不過對此計緣是真的無所謂,見他暫時沒有說話的意思,自然也不會主動挑起話匣,拿起書冊假意繼續看書,心神則大半留意著旁人。

    兩人一個心不在焉的看書,一個望著石窟外的雨水,沉默了一小會。

    “大伯,他們在干嘛呀?”

    “噓…別亂說話!大家收拾收拾,雨停了我們就走……”

    那位鐘姓長輩把聲音壓得比較低,似乎已經察覺出什么不對勁,說話間,已經使了眼色,讓兩個健壯青年前去拔拴馬樁了。

    老一輩人常說,妖風邪雨易撞山魈精魅,這荒郊野外,來的那個不太像是正常人,現在看來原本在的那個也不正常。

    是的,這種情況下,除了最小的孩升起了好奇,其他人滋生最快也最強烈的居然是一種恐懼感,鄉俗人樸素的智慧不能說全對,但也確實避免不少災邪,這種當時的反應,很多沒經歷過的人或許很難想象,換成計緣的上輩子,定有不少人大罵其傻。

    石窟內變得很安靜,只能聽到外面逐漸稀疏的雨聲,待到大約又過去一刻鐘,雨水逐漸停歇,石窟另一端的七人則趕忙在長輩帶領下,牽馬趕車匆匆離開了。

    計緣此刻自然是希望那七人趕緊離開的,可看他們走得如此果決,計緣又不由在心中感慨:

    “緣”之一字真奇妙,有的人窮盡一生,到死都遇不上追尋的玄奇,有的人莫名其妙就撞上,卻又心驚膽戰,或許后悔的情緒會在事后才會發酵吧。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