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正文卷 第53章 忽如一夜秋風來
    魏無畏突然回想起之前被老太爺定位魏家新一代家主時,自己曾經私下里和老太爺的一段對話。

    當時老太爺問他:“知道為什么是你嗎?”

    魏無畏很是恬不知恥的回答:“當然是我才智高超學富五車,武功也是極佳,而且沒人知道我練武,文武雙全足智多謀又知道隱忍示弱,不選我選誰啊?”

    “哈哈哈哈哈哈…那些當然是基本條件,但其實還有一個最大的原因!”

    “什么原因啊?”

    老太爺當時很認真的看著魏無畏道:“你命好!”

    此刻回想起來,魏無畏只覺得老太爺說得太對了,自己真他娘的命好!

    現在小院內,魏無畏還在激動著,計緣則在仔細觀察這玉佩,靈氣在藍玉中流轉一圈之后再次收回指尖,玉佩上的光彩也逐漸暗淡下去回歸了普通。

    ‘果然有點門道在里頭!’

    剛剛查看的時候,明顯能感覺到這玉佩內部還有一些他看不透的東西存在,或許就如同上輩子小說中所謂的禁制。

    不止如此,因為部分靈氣被玉佩吸收,計緣借由這一瞬間的感應,似乎能感受到一種微弱的磁力,朝向明顯偏向魏無畏的方向。

    如此看來這藍玉就算有人搶去了,也未必就能成就一段仙緣,只是不知道昨天那黑衣人是有辦法另辟蹊徑呢還是根本不知道這一茬。

    ‘反正和我無關!’

    想到這,計緣笑了下,將玉佩遞還給了魏無畏,引得他小心的雙手去接,又拿在手里細擦細瞧。

    看看又開始下棋的計緣,魏無畏有些口干舌燥又異常小心的問道:

    “計先生,這玉懷山是什么地方,可是,可是仙家所在啊?”

    其實魏無畏現在心中幾乎已經可以肯定計緣絕對是一位超乎尋常隱士高人,甚至可能就是仙人,但卻不敢把話說破,只敢提及自家事。

    面對院內三雙豎起的耳朵,計緣也是覺得好笑,不過這種事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他能說得也不多,更沒有什么故作高明來瞎掰的打算。

    “玉懷山究竟如何我也不曾見過,至于仙不仙,對于我等凡夫俗子來說想必是吧。”

    魏無畏盡量讓自己不要太激動,期盼的小聲詢問。

    “不知我魏家人如何才能借此玉尋得仙緣,還請先生教我!!”

    這確實是問到點子上了,可計緣自己也不知道啊,就玉懷山這名字還是寧安城隍那了解的。

    “魏先生,計某也不過是一凡夫俗子,只是眼界比常人稍開闊一些罷了,至于玉懷山這種神仙地方位于何處,呵呵…計某可不知啊!”

    計緣笑著落下一子,看看有些不知所措的魏無畏。

    “只是聽聞,玉懷山地處我稽州境內,應當是在北部,計某言盡于此,魏先生好自為之吧!”

    說完這些,計緣是打算不再理會魏無畏了,反正也沒什么好說的了,這玉懷山他計某人自己還想去瞧瞧呢。

    ‘哎,這種祖蔭福佑羨慕不得啊,誰讓自己這輩子沒個好爹呢!’

    魏無畏不是不知好歹的人,這位計先生顯然是已經隱晦的告訴他,能講的就這么多了,他要是還不知足,那就是蠢了,真當高人沒有脾氣?

    魏無畏從位置上站起來,離開石桌兩步,將身子站直,左手包右手,朝前緩緩躬身九十度,恭恭敬敬的拱手作揖。

    “計先生今日點播之恩,我魏家沒齒難忘,他日若有什么地方能用得上的,請盡管吩咐,只需道明您的身份,德勝府魏氏必當竭盡全力!”

    想了下,魏無畏解下腰間一塊翡翠放到桌上。

    “此乃信物!請計先生務必收下,便是手頭緊了也可換取些銀錢!”

    朝計緣行完禮放下翡翠玉佩,魏無畏也禮貌的朝著尹夫子拱了拱手,然后才懷揣的激動的心情幾步走出了居安小閣,還不忘把門帶上。

    到了外面,這分激動就再也克制不住,心砰砰跳的魏無畏直接小碎步跑了一起來,這一跑直接跑到天牛坊坊口門牌處才揉著胸口緩和下來,再度變為那個穩重富態的商賈。

    今天的事情魏無畏打算除了家里絕對信得過的人之外,誰都不說,更不可能對外宣揚。

    計先生既然幾次說自己也只是“凡夫俗子”,等于直白的告訴他魏無畏不想被打擾,那他自然明白該怎么做,否則好事變壞事善緣變惡緣就不好了。

    。。。

    居安小閣的院內,等魏無畏走后,尹青十分好奇的沖著計緣問道:

    “計先生,您真的不知道那個玉懷山在哪嗎?神仙什么樣我還沒見過呢!!”

    “是啊,神仙什么樣計先生我也想見見呢,希望和我想的差不多,至于我是不是真不知道玉懷山的事,小尹青,你見我什么時候說過謊啊?”

    計緣一邊從地上把食盒拿過來,將里頭的糕點一包包取出放到石桌邊,一邊嬉笑著回問尹青。

    “可是我認識計先生才幾個月嘛,計先生你以前說謊我又看不到!”

    “青兒!!!”

    尹兆先這次是真的被自己兒子嚇了一跳,這混小子什么話都敢說。

    “哈哈哈哈哈……小尹青說得對,計先生也不是從不騙人的,不過這事可沒有說謊!還有,小孩子說話也得顧忌他人感受,我這里沒事,可今后你總得出門,也是要小心禍從口出的!”

    尹青可愛是可愛,可也不能讓他有往熊孩子發展的趨勢。

    “計先生所言極是,這孩子是要嚴加管教,行勿忘禮,言勿傷人!”

    計緣難得嚴肅的贊同尹夫子管教孩子,很是鄭重的點頭。

    “尹夫子所言極是,外面的世界可不如這寧安縣這般風平浪靜,市井如是,江湖如是,官場如是,便是那些魑魅魍魎也多有為言語所招,不可不慎!”

    ‘小家伙連你計先生也敢懟,先生我大度是大度,可整起人來也不含糊!’

    計緣很是腹黑的想著,隨后又若無其事的下了一子。

    “哦,這廟外樓的糕點,不要浪費了,一起用!”

    “恭敬不如從命!”

    尹兆先也不再客氣,一起同計緣吃了起來,也就只有小尹青苦著張小臉,看自己爹爹憋著一股勁的樣子,覺得有些憂愁。

    計緣最欣賞尹兆先的一點就是,即便剛剛發生這樣神異的事情,在驚愕過后的這么短時間就又能以較為平常的心態和自己聊天下棋吃糕點,哪怕也有常人欲望也渴望羨慕很多事情,卻能守住規儀克己復禮。

    很難得,計緣覺得,這比比真正的淡泊名利清心寡欲更為難得,也是他很多時候從尹兆先身上能學到一些東西的原因。

    就著糕點,計緣同尹兆先的棋局一直持續到黃昏之前,雙方各有勝負,一個信心大漲,一個只當對方讓著自己照顧面子,都是心情暢快。

    最后一局棋結束,雙方各自收拾著棋子,尹青在一邊黑撿幾粒白丟幾顆的幫忙。

    “尹夫子,計某不日或將離開寧安遠游了!”

    這件事在昨夜得知劍意帖消息和今早破解劍意帖秘密的時候就已經定下了,那位左大俠的墓冢可絕對不近,現在計緣不過是提前會知一聲。

    尹兆先頓了一下,這句話來得太突然了,讓他撿棋子的手勢都慢了不少。

    尹青剛想嚷嚷說話,卻被這次反應較快的尹兆先瞪了一眼憋回去了。

    “計先生打算什么時候走?”

    “尚不清楚,快則三五日,慢則六七天吧!”

    主要還是得想辦法先熟悉一下大貞各州各府的大致地圖,也得和縣城隍相約告別。

    小院中沉默了一會,尹青有些垂頭喪氣的趴在石桌上,尹兆先將最后兩粒白子放進棋盒,才繼續開口。

    “尹某知曉計先生絕非常人,離去自是有離去的理由,尹某不便多問,若到時能會知尹某一聲,自當為先生送行,如若不便,只能祝愿先生到時能一路順風了!”

    “好,多謝尹夫子美意!”

    計緣也是笑著拱手,又揉揉無精打采的尹青。

    似是又想到什么,抬頭看看院中棗樹,只是感嘆一句。

    “這今年的棗子,我怕是吃不到了,屆時望尹夫子和小尹青能摘下熟果,分予街坊共食吧!”

    “尹某一定辦到,請放心!”

    尹兆先回答的時候同樣看著棗樹,兩人反而沒有像往常那樣施禮還禮的。

    這番對話之后,再閑聊幾句,尹家父子興致明顯都不太高了,加上已近飯點,不多久就告辭離開了。

    等尹家夫子走后,計緣也照常作息,出門吃飯回家修煉,又準時回屋睡覺。

    ……

    是夜,院中棗樹之花有枯有落,為枝頭逐漸長大的青棗所頂,到天近黎明,居安小閣院內棗樹葉脈多有枯黃之色,但枝頭卻已碩果累累。

    清晨,當計緣醒來后打開房門,也是被眼前的一幕所驚到了,定睛看了棗樹很久,才有感而發的開口:

    “忽如一夜秋風來,滿園碩果由人摘!謝謝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