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正文卷 第45章 野狐思鄉
    生活的平靜并沒有因為多了一只受傷的狐貍而被打破,在居安小閣的范圍內修養,赤狐恢復的速度很快。

    唯一讓計緣有些麻煩的是熬藥,并且這狐貍在傷勢大幅好轉之后,每天都要吃一只雞或者活鴨。

    起初計緣還給它煮一煮,但考慮到可能要放歸大自然,不能讓這狐貍沒了野性,所以后面都直接買了活雞活鴨放后院讓狐貍自己抓。

    居安小閣的后院,每天下午都是一陣雞飛狐跳,有時候學塾修課,小尹青也會十分歡樂的參與其中。

    可惜正所謂天下無不散之筵席,計緣從來沒有過把赤狐當寵物養的想法。

    好歹是一只靈狐,并非尋常家犬,多少次的白天和夜里,計緣都看到赤狐眺望隱約可見的牛奎山。

    一只習慣了大山里自由自在的狐貍,即便居安小閣再好,有計緣各種各樣的規矩約束著,在心中也肯定比不過廣闊的牛奎山。

    。。。

    四月二十三,夜深人靜之時,赤狐走出了偏房來到小院中。

    今晚夜空明亮,狐貍走到棗樹前,一個沖刺就借力爬上了樹,到了一根枝干上,隨后沿著樹枝小跑一陣再一個縱躍,輕車熟路的跳上了偏房屋頂。

    靜靜的在屋頂坐下,遙遙望著西北方向的大山輪廓,尾巴在身后一搖一擺,這一坐就是大半個時辰沒有動。

    “想回去了吧?”

    淡淡的聲音響起,冷不丁把赤狐嚇得跳了起來,這才發現不知什么時候,計緣不知何時也已經站在了屋頂上。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你本就是大山生靈,不必鎖死在城郭之中,明日我就送你回家吧!”

    “嗚……”

    赤狐這就又有些不舍了,不光對人也對居安小閣的修煉環境,要知道每天計緣施展天地化生之時,短時間內必然有靈氣匯聚,比它在山中強很多。

    看著這狐貍縮著身子,計緣好似能感受到它的想法,也是笑了。

    “做人不能過貪,做狐做妖也是如此,我計緣的自在和你這小狐貍的自在還是有很大不同的,比起在這,想必現在的你還是更渴望山野之間的逍遙。”

    計緣早看出來了,比起陸山君這種頗有道行的妖物,這赤狐明顯是才開靈智不久,野性大過妖性人性,不是一個小院子能關得住的。

    “有舍有得,我尚且不能百事順遂,更何況你?”

    說完這句,計緣如柳葉般飄下屋頂,進房睡覺去了。

    。。。

    第二日近午時分,陽光明媚。

    計緣漫步在城中,來到了離縣衙不遠的寧安學塾。

    學塾占地約一畝,周圍圍著一道圍墻,院子內是一座兩層的閣樓,白墻黑瓦,有竹有景,環境十分不錯,也可見寧安縣衙和縣內鄉紳對學塾的重視性。

    這次過來只為了接一下小尹青,這孩子很喜歡赤狐,雖然后者對他很嫌棄,但計緣覺得放狐歸山還是該帶上小尹青,如果尹兆先同意的話,就當帶小尹青郊游一趟了。

    “孝悌為首,謹信次之,父母呼命,勿緩勿懶,父母教責,敬聽順承……”

    還隔著一段距離,學童們齊聲朗誦的聲音就已經在眾多嘈雜之中傳到了計緣耳里。

    這里不是計緣上輩子所了解的中國古代,但文化背景卻十分相似,即便一些文學書籍也有所不同,但教育的內涵卻同是華夏思想,內容頗有大同小異之感。

    學塾前已經有不少人站在外面等候,多是一些大戶人家的下人,準備來接中午修課時的自家少爺回家吃午餐的,其他學生不是自己回家就是帶了午餐。

    能上這所學塾的孩子,本身家庭條件不會太差,但到底還是有差別的。

    計緣掐得時間很準,走到近前時學塾內的朗朗讀書聲已經停下,有學塾學生陸陸續續出來,與正往學塾走的計緣身邊擦身而過,有的學生還細聲細語議論眼睛有異的計緣。

    “計先生!!”

    正隨著尹兆先一起出來的尹青一看到計緣就叫了出來,尹兆先也是和計緣相互拱了拱手。

    “尹夫子,計某欲將傷愈的赤狐放歸大山,想讓小尹青一起陪同,半日便回,不知尹夫子意下如何?”

    放歸?

    尹兆先也見過那狐貍,靈性非常,有時候真覺得成了精,他倒不擔心兒子隨計緣出去會有什么問題,相交近三月,計緣的人品和深不可測的本事還是信得過的,只是他尹某人也有點心癢癢啊。

    可是沒辦法,尹兆先身為學塾夫子,不可能撇下學生隨便外出。

    “既然計先生開口,自然是沒問題的!”

    “太好了!!”

    此刻聽到尹兆先同意的尹青高興的差點跳起來。

    原本聽到計緣話的尹青雖然十分興奮,卻強忍著裝乖不敢太跳脫,萬一自己爹爹說一句“不可”就完了。

    看著自己兒子這樣,尹兆先也是笑著搖搖頭,以前他總覺得尹青太過跳脫不夠穩重,自從聽計緣幾次說小尹青靈性十足之后,對于兒子的天真爛漫也是大大包容了。

    。。。

    學塾旁的縣衙外,寧安縣縣丞正帶著三人從衙門一側出來,門口還停著一輛馬車。

    縣丞是一名短須的消瘦中年男子,此刻沒穿官服,只是一身長衫加儒冠,身后有兩人都身穿綢制勁裝,一微胖者著寬袍。

    “我已命人在廟外樓備好酒菜,請上馬車!”

    “好,有勞縣丞大人了!”

    “哪里話哪里話!”

    縣丞和那名微胖男子客套期間,正巧看到了原處正和尹兆先拱手的計緣。

    作為前段時間縣中奇聞的真主,縣丞也是認得計緣的,加之對方在居安小閣住了許久,也就印象更加深刻,此刻不由多看了兩眼。

    “縣丞大人在看什么?這二人是?”

    那名微胖寬袍男子也順著縣丞的眼神望去,看到了不遠處不遠處學塾外的一幕。

    “噢,沒什么,白衫儒冠那位是本縣學塾的尹夫子,頗有學問,青衫者,是本縣一位奇人雅士。”

    微胖男子側頭向縣丞。

    “奇人?”

    縣丞點頭道:

    “奇人!”

    隨即縣丞又笑著撫須,對寬袍男子將那赤狐拜人的事情簡單描述,聽得三人也是頗覺有趣。

    “紅狐拜人求救,惡犬聞聲自退?竟有這等事情!”

    “哈哈哈,市井流言爾,亦真亦假必有夸大之詞,然縣令大人亦曾言,計緣此人絕非凡俗之輩也。”

    兩人正說著,突然見到不遠處學塾口,計緣轉頭朝他們看來,但也只是一眼就移開視線,領著尹青離開了。

    縣丞愣了大概一個呼吸的時間,然后才想到還有正事。

    “魏家主請,我們去廟外樓!”

    “呃好,縣丞大人先請!”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