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正文卷 第11章 從不爆粗,但忍不住
    等完全聽不見任何聲音后又過去了好一會,計緣一下子就靠在了山神像上沒了力氣,更多的汗水不要錢的流出來。

    剛剛耗費的體力就好似大學期間連續跑了幾次五公里越野,現在的計緣連動根手指頭的力氣都沒了,只是如同一條死狗一樣靠著山神像喘氣。

    這情形看得張士林等人有些不知所措,原本他們正在慶幸自己還活著,這會就慌了神。

    “大師,大師您沒事吧?”

    “水……”

    “水水水!!快給大師弄點水來!!”

    張士林和一眾行腳商手忙腳亂,取毛巾的取毛巾取竹筒杯的取竹筒杯,還有人在邊上用衣服給計緣扇風。

    “水來了水來了,大師您喝!!”

    張士林原本想將竹筒遞給計緣,發現對方只是喘氣沒有抬手,就小心的將竹筒湊到計緣的嘴邊傾斜。

    “咕嚕…咕嚕…咕……”

    一陣狂飲之下計緣都喝夠了張士林還緊張著不松手,而現在嘴里堵著竹筒手腳又無力。

    ‘靠,有點眼力勁啊!!!’

    計緣只好屏氣閉嘴,等看到水淋出來了張士林才意識到大師不要喝了,趕忙把竹筒撤了。

    “嘶…呼……”

    計緣長出一口氣,算是緩過來一些了。

    張士林和其他行腳商見狀紛紛也跟著松了一口氣,隨后忽然想起來什么,張士林直接在計緣面前跪下了。

    其他行腳商見狀也紛紛效仿。

    “謝大師救命之恩,謝大師救命之恩,給您磕頭了,給您磕頭!!!”

    “謝大師救了我們!!”“謝謝大師……”

    剩下八個行腳商磕頭落地有聲,不是裝裝樣子的。

    這頭磕頭計緣非常不好意,長這么大被人鞠個躬都害臊,更別提被這么多人磕頭了。

    “快起來吧,別磕頭了,你們不埋怨我沒能救下王東他們就不錯了……”

    這是計緣心里話,上輩子見多了升米恩斗米仇的事情,與其讓行腳商們在心里念著帶來什么變數,還不如自己先挑明了。

    果然,此話一出行腳商們都愣住了,相互之間看看,氣氛有些尷尬。

    他們沒膽子承認這點,但不代表沒這么想,實際上就連張士林也想過如果大師早點出手,王東和金順福他們就不會死了。

    這些行腳商的沉默證明了計緣的猜測,他又不是黃老邪,喜歡我行我素自虐,做好事未必需要別人一直念著自己的好,但也不想在人心里留誤會。

    計緣想得有點多,萬一這些人里頭有人回頭越想越憤憤呢,萬一那些死者家人一直憤恨呢,說不定怕猛虎怨自己呢。

    “不是我剛才不想救那四人,實在是剛才我也分身乏術,你們也聽到那猛虎精所說的了,化死為生這種事情哪里能簡單了,當時倀鬼前來,我正在關鍵時刻,渾身不能動彈!”

    反正編一次是編,編兩次也無所謂了,計緣也就胡謅了,還打算說嚴重些。

    “為了救你們,我不惜耗費自身道行破困而出,可惜那四人已經離開,現在這狀態嗎,能保下你們已經是萬幸了!!”

    結合計緣現在這幅樣子,這話還是很有說服力的,讓張士林等人倍感汗顏。

    “嘿,以后多留心眼,深山老林,夜遇什么俊書生美婦人,都不是什么正常事。”

    計緣這語重心長的話既是說給行腳商,其實也是在提醒自己。

    “謝謝大師教誨,謝謝大師教誨!!”“謝謝大師!”

    “大師您餓嗎?我們還有點吃的。”

    “別大師前大師后了,叫還是先生把……”

    計緣覺得大師這詞怎么都像是被人當神棍了,還不如猛虎精陸山君的用詞妥當。

    至于吃東西,雖然他知道現在身體很虛,可實在是沒有任何胃口。

    當晚,哪怕知道危險已經遠去,可依然沒什么人敢睡覺,除了累到不行的計緣,他發誓自己僅僅是累得想躺著休息一下,結果幾秒鐘入眠。

    。。。

    第二天天一亮,在擔驚受怕中挨了一夜的行腳商們都坐不住了,紛紛起來準備離開這里。

    張士林等人將另外四人的行李全都拿出來,放到自己的背簍里,空的背簍就套在自己的背簍下面。

    “哎…小東走了,怎么和王叔交代啊……”

    “是啊,老金家里還有兩個孩子呢…這一下…哎……”

    “劉全和李貴都還沒娶媳婦,年紀輕輕的……”

    “以后我們多幫襯著點吧!”

    “是啊,只能這樣了……”

    行腳商們唉聲嘆氣,因為天亮,懼怕感已經緩和了不少,氣氛有些傷感。

    張士林走到山神像后面,那位高人還在酣睡,身上蓋著一件衣衫和蓑衣,都是張士林他們在計緣睡著后蓋上的。

    也不愧是高人,昨夜所有人都不敢睡,就連尿都憋著,也只有藝高人膽大的才睡得踏實。

    “大師,大…先生,計先生,我們要走了,您有什么打算?先生?”

    計緣疲憊得很,隱約聽到有人在叫他。

    “先生,我們要走了,您有什么吩咐嗎?先生……”

    “哎…別吵我…煩不煩啊……”

    睡夢中的計緣一手撓著面部的瘙癢,一手像趕蒼蠅一樣揮了揮手。

    “士林,別打擾先生睡覺了!!”

    “是啊張頭,先生都在這住一個月了!趁現在天亮我們趕緊下山吧!”

    “士林哥,先生都趕人了,我們快走吧!”

    張士林本來還想當面道個別,最好再求個什么護身符之類的,現在也不敢多打擾了。

    猶豫了一下,從籮筐里取出一袋干餅饅頭和一個裝滿水的竹筒,小心的放在山神塑像旁邊。

    “我們給先生磕個頭再走吧!”

    “嗯對。”“有道理!”“好!”

    一眾行腳商和張士林一起,圍在山上像一側,跪下來朝著熟睡的計緣磕了兩個響頭。

    “咚咚咚咚……”

    “哎吵個屁啊……”

    計緣翻身罵了一句。

    “哎呀先生生氣了!!快走快走!!”“走走走!!!”

    “哎等等我。”“噓,小聲點!!!”

    …

    行腳商們趕忙背上背簍,離開了這座令他們驚心動魄的山神廟,并且在心中暗自決定,以后絕不走牛奎山這條道了。

    。。。

    日上三竿,廟里頭的計緣伸著懶腰醒了過來。

    “嗬阿呼……睡得…真舒服啊!!!”

    周圍似乎有些太安靜了,計緣揉著眼睛看了一圈,雖然視線模糊得很,也看得出天亮了,就是覺得有哪不對勁。

    等等!!人呢?人都去哪了!!!

    臥槽槽槽槽槽!!挨千刀的張士林,你們他娘的把老子給落下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