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正文卷 第6章 別跟他走!
    體驗過雨落聽萬物的玄奇,計緣現在對自己此刻的聽力非常自信,雖然剛才并不算心無雜念,可這么近的距離下,一個人的腳步聲是絕對不會漏下的。

    回想剛才金順福所說的內容,讓計緣不由的心下發寒。

    荒山野嶺的森冷夜晚,突然出現一個來路不明的書生,怎么想都不太正常。

    但這個書生的神態動作都很到位,加上書生的身份和手無縛雞之力的樣子,似乎已經成功的初步取得了行腳商們的信任。

    實話說這個山神廟也不是行腳商們的私有財產,誰都有進來休息的權利,他們畢竟也不是窮兇極惡蠻不講理的人,所以就算對書生還有戒心也不可能趕人。

    行腳商們當然不是完全沒戒備,雖然客客氣氣所招呼書生坐下,也是要問清楚書生跟腳的。

    “敢問先生姓甚名誰,家住何方,在何處就學?”

    張士林好歹也讀過一些書,詢問書生的時候這一句就顯得文氣多了,讓最年輕的王東都忍不住看了他好幾眼。

    書生一聽不敢怠慢,朝著張士林拱手作揖。

    “小生姓陸,單名一個興字,家住水仙鎮牌門坊,乃是德勝府青松書院的學生,這一次和書院友人游學回鄉一起上山……”

    大概是因為張士林詢問的方式,書生將他當成了半個讀書人,的自稱從“我”改成了“小生”。

    書生既是回憶又是后怕,一五一十的講述和哪些友人一起上山,為什么會無意在山中走散,自己家住哪里,在哪個書院學習,中途還時不時就會吐出一句文縐縐的詩詞,話語全都條理分明,絕不像是信口胡謅。

    書生表現的不優柔不造作,話語禮貌得體。

    尤其聽到書生是正統書院的學生,更是令一眾行腳商肅然起敬,比起獨自在家苦學的讀書人,書院學生從地位、家室和才學都會好很多,也就是俗話說的含金量高。

    讀書人向來是受人敬仰的,更何況是青松書院的門生。

    慢慢的,連張士林也放下了戒備,不但如此,大家還對陸書生恭敬有加。

    而書生也不倨傲,接水拿食什么的都會連聲道謝,只是稱其不餓暫時不吃。

    計緣的心已經沉到了谷底,這個所謂的書生太能演了,若非計緣早已經在心中斷定這個家伙絕不是人,恐怕也早已經相信了他。

    這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如果現在有一個選項能讓計緣選擇保持穿越還是立刻回家,他會毫不猶豫的選后者,可惜現在他沒得選。

    現在計緣還有一絲僥幸,因為這個書生需要這樣演,說明這個東西應該也不是能大殺四方的主,而且對方似乎還沒發現山神塑像后面躺著個乞丐。

    陸書生和行腳商們已經有說有笑,難得一個大書院的學生對他們這些商販沒有任何偏見,聊起來自然很融洽。

    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書生一拍腦袋對著張士林等人神秘兮兮的說。

    “對了!小生身上所帶錢財不多,自是無法報答列位相助之恩,但小生在來山神廟的路上見到了一個好東西,想必可以給諸位帶來一些收益!”

    果然立刻引起了大家的興趣。

    “不知是什么好東西?”

    書生壓低了聲音。

    “年份十足的山王參!”

    人參乃是名貴藥材,而在參字前加上山王二字往往指人參中極品。

    作為常年跋山涉水的行腳商,如果遇上合適的藥材,也是會小心挖掘帶走的,都是可觀的收益。

    大家一聽山王參,表情就有些興奮了。

    張士林一聽皺了下眉頭,看看陸書生。

    “陸公子,你一個讀書人,也識得山王參的樣子?”

    “哈哈哈,張兄臺所言甚是,我雖確實在雜書《草木精要》看過人參的特征,可也不能一眼辨出山王參,但我不行別人可以啊!”

    陸書生說到這還小心的左右看了看,然后壓低了聲音。

    “我是水仙鎮的人,知道偶爾會有一群趕山人來鎮上趕集賣山貨藥材,也曾和他們聊過幾次,知道些許內幕。”

    “那山王參葉掌九片,高豎紅籽花,最關鍵啊……”

    說到這,包括張士林在內的所有行腳商已經不由自主湊過腦袋。

    “最關鍵是那人參莖稈上,系了三條小紅繩,這是有高明的趕山頭領下的土法,防止山王參逃跑!!”

    這說法令很多行腳商耳目一新,也令他們十分興奮。

    “對,我聽老人說過,年份大的人參會鉆土逃跑,只有最厲害的趕山人能捉住它們!”

    金順福也將以前聽過的話敘述出來。

    “是極是極!金兄臺所言非虛!”

    陸書生輕拍手心點頭贊同。

    “趕山人系著紅繩沒有挖走,想必是要等山王參到最佳火候,但列位不需如此,若能得了這山王參,想必也是不菲的收益,若不是當時我心中懼怕甚重又害怕挖傷了藥材,說不定就已經挖走了。”

    “對對!!!”

    “士林哥,我們去挖了吧!!!”

    “書生,那山王參在什么地方?”

    ……

    行腳商們興奮難耐,恨不得馬上去挖了山王參。

    財帛動人心,利益的驅使使得他們對陸書生的話更加信任。

    計緣心中寒意越來越深,只有一個念頭——要糟!!

    面對行腳商們的熱切,書生想了一下后才回答。

    “那地方距離小生之前躲雨的位置不遠,不需兩炷香的時間便可往返,若列位真的想要,最好天亮前隨我前去。”

    “這是為何?此刻天黑路滑,豈不是太不安全了?”

    張士林疑惑的問了一句。

    “張兄臺有所不知,趕山人都在天亮前夕進山,我看那山王參紅花已立,萬一趕山人就在這一兩天來挖參,我們今晚不去豈不是錯過了?”

    “是啊!!”

    “有道理!!”

    “士林哥,我手腳靈便,我去吧!!”

    “對啊,我們快去挖了!!”

    這年頭,養家糊口是最大的事,且山王參天生地養,也不是趕山人系了紅繩就說一定是他們的,只要不撞上就沒事。

    “不用都去,去幾個手腳靈活的,剩下的人在這看著東西。”

    張士林也沒有再多作猶豫,開始從羅筐內找出火把油布等物。

    “老金,小東、劉全還有李貴,你們四個和陸公子一起去,山里路滑,路上注意一定要保證陸公子的安全!!”

    “包在我身上!”“放心士林哥,我不會讓陸公子摔著的!”

    “有勞了有勞了”

    陸書生作揖道謝,在沒人注意的火光一側,那笑容咧開了蒼白詭異的弧度……

    計緣只覺得一陣陣寒意直竄頭皮,心中狂吼。

    ‘別去!!!別跟他去!!!’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