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道觀養成系統 > 正文卷 第239章 一夜暴富是種什么樣的體驗?
    茅山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這里被稱為第一幅地,第八洞天。

    然而,因為茅山太大,橫跨兩個市,以至于一座山被橫切為二,南北屬于兩個市。

    被人稱為南茅山與北茅山。

    茅山道院最盛時有兩百五十多個道觀,經過多次戰爭,如今也只剩下了三宮五觀。

    北茅山,以乾元觀為主。

    兩邊的道士,表面和氣,暗地里則是都對對方很不屑。

    南邊覺得我才是正統,北邊覺得你就是個弟弟。

    反正誰也不服氣誰,經常沒事斗一斗。

    開始的時候,省道協還會調解,后來也就隨他們去了,反正打架又不是什么大事,他們都有分寸,不鬧出人命就行。

    此時此刻,不論是南茅山還是北茅山,亦或是其他的道觀。

    但凡是看見了新聞的,幾乎全是一個想法。

    這家道觀想錢想瘋了。

    “沽名釣譽之輩。”

    “此心性不利于修行。”

    “道門有此道觀,哀哉!”

    這些道士也就是搖搖頭,嘆息一聲,并不會多管什么。

    無為而治,順應自然的道家思想,在他們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道門敗類!”

    “無恥之尤!”

    “貧道要干死他!”

    這類人多以年輕人為主,動輒就要干人,張口閉口就是無恥敗類。

    總之不順他們心意的,利用網絡宣傳的,就是出格,就是離經叛道。

    “師傅,我要下山,我要去陵山道觀,我要揭破這假道士的真面目!”乾元觀,一個年輕力壯的道士,站在院內大聲道。

    他面前一個老道士,背著雙手,微笑著道:“徒兒,這道士可不假啊,前幾天馬來西亞的三清道院,可都是敗在這位玄陽住持的手里,忘記了?”

    “那也就是個有道行的假道士!”

    “有道行怎么還叫假道士?”老道士笑笑,說:“去吧,記住,友好交流,問清原因,不要沖突了玄陽住持。畢竟,你是晚輩。”

    “知道了!”

    “讓你師兄跟著一起。”

    ……

    陳陽此刻接到了玄玉的電話。

    他把事情經過娓娓道來。

    也懶得隱瞞什么。

    “財神顯靈了,這小子是幸運兒,撞了大運。”

    “你逗我呢?”

    陳陽道:“有時間你自己過來一趟,你不是相字門的嗎?自己去看看他,我和你說,他那個面相,簡直就是日啊!”

    “真的假的?這么玄乎?”

    “就是這么玄乎,你和兩位師叔說一下,不用擔心,我這里沒什么事情。這也是好事,今天一天就賣了快兩萬塊的香火。”

    掛掉電話,陳陽也沒去多想。

    一方面是多想沒用,另一方面,他也看明白了一些事情。

    有些東西藏著掖著,反而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認。

    這也是他最近才發現的一個問題。

    有些時候心不寧,事情就想不清,就一團亂麻。

    心靜了,再去看看,會有不一樣的思路。

    連彭強都能明白的道理,陳陽覺得自己不應該想不通。

    陳陽忽然問:“系統,我能通過網絡宣傳道觀嗎?”

    系統道:“可以。”

    陳陽沒二話,拿出手機,以“陵山道觀”的名字,注冊了一個微博賬號。

    然后發了一段普通尋常的話。

    “陵山道觀官微,今天注冊。”

    接著轉發了采訪陳陽的視頻,并附言“福生無量天尊”。

    發完關掉,收工。

    既然和尚都能做的事情,道士憑什么就不能做?

    還按照以前的方式,口口相傳,等陳陽百年之后塵歸塵,土歸土,怕是也達不到市級的名氣。

    既然要振興道門,發揚道門,就得跟上新時代。

    只要守住底線,心不亂,沒什么不能做的。

    想明白這些事情,陳陽心情也是好了許多。

    他坐在凳子上,正準備好好的看一看《道德經》碑文時,一個陌生號碼打了進來。

    “哪位?”

    “你好,道長,是我,孟秀林。”

    “你好。”

    “聽聞舍妹昨天去了道觀,對道長多有冒犯,我這里向道長賠個不是,請道長勿要責怪。”

    “還有事情嗎?”

    “今天的新聞,道長看了嗎?我聽說陵山市有一個幸運兒,中了大獎,聽說是參加了道長主持的財神法會,呵呵,這個說法挺有意思的。”

    陳陽道:“他的確參加了貧道主持的財神法會,有什么問題嗎?”

    孟秀林沉默了兩秒,說道:“那他……”

    “心誠則靈,他不過是蕓蕓眾生之一,財神爺承信眾香火,圣誕時回饋信眾,有什么問題嗎?”

    “…沒問題。”

    掛掉電話,電話那頭,孟秀林的情緒微微有些起伏過大。

    她打來電話,主要兩件事情。

    其一,李雪瑞隱瞞了與祝嘉年私下交易,導致她們沒能弄清楚狀況,差點造成基金會的損失。

    論專業,陳陽不及她們,但這件事情,卻反而騙過她們,被陳陽揪了出來。

    再說陳陽沒資格主管基金會,這件事情就是她們不能無視的一關。

    所以,特地打來電話,承認錯誤。

    其二,便是關于彭強的事情。

    她只是好奇,想知道這個彭強,是不是真的去過道觀。

    也感到奇怪,怎么會有人能如此幸運?

    卻沒想到,陳陽大大方方的承認了。

    甚至于拿出財神爺回饋信眾這套,聽上去縹緲,不可思議的說法。

    這簡直就是在對她說“財神爺顯靈了”。

    于是結合會議室桌上那個手印,以及妹妹和妹夫所說的黑蛇與灰狼。

    陳陽在她心中的形象,一下子變得縹緲神秘起來。

    今天下了一場大雨,山路特別的泥濘。

    陳陽以為只有中午那一撥游客,卻是沒有想到,到了下午的時候,又陸陸續續的來了許多人。

    于是《道德經》碑文也看不起來了,斷斷續續的看,也是難受。

    人多就免不了出現一些腦子不太好使的人。

    “道長,你這香保證靈驗嗎?”

    “不靈驗能不能退錢?”

    “我今天燒了香,什么時候能中獎?”

    “我不要中獎,升職加薪贏娶白富美就可以了。”

    面對這些無理取鬧的要求,陳陽就抬手一指門外:“那邊是門,請出去。”

    三點多鐘的時候,來了幾個不一般的游客。

    “陽陽啊,還記得我嗎?我是你媽的嫂子的弟弟的表姐啊!”

    陳陽:“???”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