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尋唐 > 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三章:留駐兵力其中的深意
    一夜過后,章武已經完全變成了銀裝素裹的世界.天空之中仍然在飄下來鵝毛般的大雪,視線所及之處,不過十余丈而已.

    一隊騎兵自風雪之中突然穿了出來,馬蹄奮然在尺余深的雪地之中淌出來一條路,不論是人還是馬,此刻都已經變成了白色.

    看到章武的城墻,李澤使勁地抖了抖身子,身上的積雪便簌簌地落了下來,終于看到了身上衣物的本來顏色.

    伸手摸了摸已經變得硬戳戳的帷帽,李澤一把扯下蒙在臉上的羊絨面巾,本來柔軟的面巾,此刻被他取下來,卻仍然保持著圍在臉上的模樣.在手里揉了揉,便有冰渣子掉下來.

    “這鬼天氣,可比我們武邑冷多了.”李澤看著身邊的李泌,”你還行吧?”

    李泌看起來卻比李澤從容多了,一邊拍打著身上的積雪,一邊淡然地道:”當年屬下在江湖上流浪的時候,可見過比這還要冷的天氣,那時的我,可沒有現在穿得這么厚實,最冷的時候,便是在身上裹上一層層的茅草.有時候在野外,連一間遮風蔽雨的房子也找不到的時候,便在地上挖一個洞,洞里塞滿草,就像冬眠的蛇一樣,蜷縮在里面,一動不動.”

    “你的命可真大!”李澤感慨地道:”這天氣,真是能凍死人的.”

    “我爹娘,就是這么凍死的.”李泌淡淡地道.

    “啊?”李澤吃了一驚,”我不該說這些的.”

    “沒什么公子?這都過了好多年了,像我們這樣的一些人,命本來就賤.哪死哪埋.”李泌搖頭道.”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現在會有這要的一番際遇.唯一有些可惜的是,現在我有地位了,有錢了,卻沒有了孝敬的對像.”

    “子欲養而親不待啊!”李澤嘆了一口氣:”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李泌,你今年快要十八了吧,可有心上人了,如果有,我來給你做媒.不管對方是誰,我都去給你說親,要是對方不愿意,我就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李泌臉騰地一下紅了.

    李澤本來以為她要扭捏著不肯承認,豈料李泌在紅著臉沉默了一小會兒之后,竟然坦然地道:”有.”

    出乎意料之外的李澤倒是楞怔了一小會兒.他是真沒有想到李泌會這樣大方,或者與她早年的生活經歷有關吧.

    “其實公子想必早就知道了.”李泌臉上的紅暈慢慢地褪去,大方地道:”今日只是試探我吧?”

    李澤哈哈一笑,點頭道:”知道一些,是曹璋那個書呆子吧?”

    “他哪里是書呆子了?”李泌直接反駁道:”他在義興社里講課,是那樣的神采飛揚,引經據典,頭頭是道.”

    “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了!”李澤大笑起來:”好吧,我也承認曹璋在某些方面的確有他的長處,不過他喜歡你嗎?”

    “不知道.”李泌道:”不過我卻知道,有了自己喜歡的東西,就要主動伸手去抓住,不然興許會后悔一輩子,拿在手里的,才是自己的.公子,你不會覺得我不要臉吧?”

    “哪里!”李澤笑著搖頭道:”你這樣的性格,我很欣賞,回頭我便去找曹信,給你提親,先看看曹公的意思吧!哈,瞧,說曹操,曹操到,咱們的曹公來了.”

    李泌抬頭向前往去,靠近了城墻,因為有了城墻的阻擋,風雪倒是小了一些,曹信一行人正從城門洞子里鉆出來,看樣子是來迎接李澤一行人的.

    李泌一勒馬,一下子落到了后面.

    李澤一笑打馬前行,看來再大方的姑娘,在見到了有可能是自己示來公公的人的時候,還是會害羞害怕的.

    “恭喜公子,拿下瀛州.”騎在馬上的曹信,拱手大笑道:”信已經章武城中,備下了美酒佳肴,為公子賀.”

    “同喜同喜,途中聽聞曹公設下巧計,生擒石毅,心中更是歡喜,要是在這樣的天氣之下還要做戰的話,咱們的士兵可就要吃大苦頭了.”李澤笑著迎上去,曹信也是圈轉了馬頭,兩人并轡而行.

    “咱們的士氣如何?”李澤問道.

    “這還用說,當然是士氣高昂.”曹信道:”打下章武的賞金已經全部發放下去了.公子拿下瀛州,不管是成德還是橫海,面對盧龍的戰略態勢都得到大大的改觀.可以說,從這一刻起,盧龍在面對我們的時候,就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從事了.再想隨意對我們動手動腳,張仲武就得好好想想.”

    李澤揚了揚馬鞭子,笑罵道:”曹公此言不盡不實,什么戰略態勢啥的,軍官懂一些還差不多,普通的士兵知道啥?你這是顧左右而言他啊!”

    曹信呵呵一笑:”總是瞞不過公子的.不瞞公子說,現在普通士兵的確已經有了思鄉的情緒,必竟咱們翼州兵自十月底出兵,到現在已經快兩個月了,下雪了,年也就近了.”

    “是啊,自出兵起,已經快兩個月了.”李澤點頭道:”后勤補給跟上了嗎?”

    “棉衣從景州與深州高調了一批,不過數量不夠.但是也能保證輪值的士兵穿上棉襖,好在我們打下了章武,大家都在城里,多砍些柴禾,也是能熬一熬的.”

    “給成德發函了嗎?”

    “發了,想來最新一批的物資,就在這兩天會到.”曹信道.”到時候,就會有很大的改觀的.不過公子,瀛州新下,我們總是要駐兵的,士兵們都思鄉心切,想要返鄉,這個問題怎么解決?”

    李澤勒停了馬匹,想了想道:”公開募集吧!在深州兵,景州兵,翼州兵之中公開征召,但凡愿意留駐瀛州的,甲士除薪餉之外,每月另外補助五貫錢作為獎賞.府兵愿意留駐的,直接晉升為甲士.”

    “公子,此例不可開啊,以后要是再出現這樣的情況,豈不是都要效仿此例?”曹信搖頭道.

    “效仿又如何?”李澤笑道:”讓人遠離家鄉,又處在與敵接陣的第一線,多拿一些錢,那也是應該的.誰眼紅,誰就留下啊?”

    曹信一笑,點點頭不再言語.

    李澤此舉,又何止是為士兵謀得一些好處?征召令一出,三地士兵之中,必然有那些無牽無掛的人或者為了金錢,或者為了前途而愿意留駐瀛州,這樣的一批自愿留下來的人,戰斗意志自然會比強行留駐一支部隊更好.更重要的是,李澤通過這一舉動,正在不動聲色地融合三地士兵.

    現在不論是深州兵,翼州兵,還是景州兵,都帶著各自地方異常鮮明的色彩,哪怕就是李澤最為倚仗的翼州兵,其實內里也分成了武邑兵以及屬于曹信的翼州本部兵馬.

    而一支融合了三地兵馬組建起來的新部隊,將從根子上打破地域之間的限制,從而構建一支真正屬于李澤本人的嫡系部隊.

    “這樣一支軍隊,只怕不少人要來爭搶這個領兵將領的位置,公子屬意何人?”曹信問道.

    李澤看著對方:”曹公覺得何人合適?”

    “屠立春抑或是石壯?”曹信笑著道,他說的這兩人,都是李澤的親信.”沈從興資歷是夠,可是讓他駐扎瀛州這樣將會直面盧龍軍的人地方,我覺得他的能力不夠.”

    李澤一笑:”沈從興不行,他的能力,到一州別駕也就到頂了.為沖鋒陷陣的將領可,為獨擋一面的帥則不行.”

    “那就在屠立春和石壯二人擇其一?”

    “屠立春和石壯接下都要隨我入鎮州.”李澤搖頭道,”以后他二人的任用,我也另有打算.”

    曹信沉吟了片刻:”公子是準備讓屠立春進入成德軍中嗎?”

    “不錯,屠立春本來就出身成德狼騎,是成德的老兵,他接下來進入成德軍中執掌軍權,不會引起成德軍隊的反感.這是我控制成德軍隊的第一步.”

    “那石壯呢?”

    “石壯是大將之才,將來我是準備把他放到定州的.以后與張仲武之戰,定州之地,是雙方必爭的戰略要地.有石壯坐鎮,即便是與張仲武放對,他也不見得輸!”李澤道.

    “公子對石壯倒真是有信心.”曹信笑道.”既然這二位不行,那公子想必心中已有人選了吧?”

    “柳成林.”李澤道.

    曹信微怔:”公子,柳成林現在掌握景州一地,他愿意放棄景州而來瀛州坐鎮?如果他愿意,那倒的確是最好的人選.”

    “我會與他好好談一談的.”李澤點頭道.一旦讓柳成林成為這支部隊的將領,勢必就得讓柳成林放棄他原先的部隊,放棄景州的控制權.柳成林愿不愿意,李澤心中沒有底,但他又必須這么做.否則將來他的麾下,豈不是與以前的各鎮節度使沒有任何區別嗎?

    在他李澤的麾下,絕不允許出現能獨自掌控一地兵力,財力的軍頭兒,這些人,就是潛在的下一個割劇勢力.柳成林馬上就要成為他的大舅子了,只要柳成林服從了這種調配,以后接手成德之后,自己整編成德軍隊,壓力和阻力便會小上許多.

    這其中的意思,曹信這樣的老牌進士出身的人,自然是領會與心.

    兩人說著,已經進了城門洞子.風雪一下子變小了下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