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魔性深重
    那霍五爺曾孫的行為,伊波旬也是看到了。

    他搖搖頭道:“那位霍五爺的眼光是神奇,但可惜他的后裔卻是沒有一個爭氣,都是一些庸碌之輩,甚至像這樣敗壞名聲的,也不少見。

    但人家還有五位義子在呢,足以護得整個至尊島周全了。”

    看到霍行尊這曾孫的模樣,楚休反倒是對這位霍五爺更好奇了。

    對方的眼光簡直堪稱神奇,連收五個義子,各個都是人中龍鳳。

    但他教育子孫后代的手段也未免太平庸了一些,看這做派,甚至都不如中原之地九大世家的那些人。

    就在這時,外面忽然傳來了一陣爭吵之聲,甚至隱約有著罡氣爆裂的響動傳來。

    楚休和伊波旬出去一看,竟然是兩名真丹境的武者就這么在大街上激烈的交手著,周圍一群人都在圍觀,好似對于這種情況已經習以為常了一般。

    應該說這種情況在昊天島上很常見,這里并不是一家一戶的地盤,有什么爭端直接在島上便可以解決。

    當然動手的雙方要控制住自己出手的力度,否則的話,傷及到了無辜可是會有人來管的。

    正在交手的這兩名真丹境武者一老一少,年輕的那人看其模樣也就三十歲出頭,實際年齡應該也不到五十,天賦算是很不錯了。

    不過他明顯是剛剛踏入真丹境不久,較之對面那老者要差一籌,已經落入了下風。

    那年輕的武者恨聲道:“林宗業!昔日你被仇家追殺的猶如喪家之犬一般,是我父親救了你,讓你加入長峽島當中。

    現在我父親死了,你卻迫不及待的來謀奪我長峽島,你還要不要臉了?簡直就是狼心狗肺!”

    那林宗業冷笑道:“蕭子期,別說的跟你多么委屈一樣,這么多年來,長峽島能有現在這種規模,靠的是誰?還不是我!

    你蕭公子拿著我拼殺出來的勢力,拿著我賺回來的資源和丹藥安心的閉關修煉,若是沒有我,你能有現在這種實力?

    你父親對我有救命之恩,他在時,我奉他為主。

    但現在他不在了,就憑你這廢物,憑什么還當這個島主?”

    這兩個人之間的恩怨很簡單,楚休早就聽出來了,無非就是自家勾心斗角的那些事情而已。

    這林宗業謀奪蕭子期父親所留下來的基業,自認為自己所做的貢獻要比對方更大,這島主之位合該是他的。

    而那蕭子期則是認為對方是叛徒,反骨仔。

    其實這兩個人都沒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利益傾軋這種事情,哪有誰對誰錯的?

    林宗業冷聲道:“把請帖交出來,霍五爺的壽辰你就不用去了,以后也不用去了,就由我代勞吧。”

    前去至尊島給霍行尊賀壽的,只有各大勢力的執掌者才有資格。

    以前這個人是蕭子期的父親,現在自然就變成了他,所以這請帖也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不得不說,霍行尊在整個清風海之地威望已經大到了一定程度,甚至就連參加他的壽辰,都已經成了一種身份的象征。

    但這是楚休卻是心中一動,請帖?

    蕭子期冷聲道:“做夢!況且請帖之上寫的是我蕭家的名字,你就算是拿著請帖,也上不了至尊島!”

    林宗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怪笑道:“是嗎?不過一島執掌者更迭這種事情是很常見的嘛,我相信霍家會理解這些事情的,是不是啊,霍公子?”

    之前還在宅院內發請帖的那位霍家公子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在了邊上看著熱鬧,聞言他只是懶洋洋道:“老林,別忘了上島的時候給我帶著七十二枚明塵珠,帶了東西我認請帖,沒有東西,你拿著一百張請帖過來,也是無用。”

    眾人一聽,頓時便知道了怎么回事。

    林宗業這準備的倒還當真是全面,他竟然早就勾搭上了霍家的公子。

    雖然請帖的名字不對,有些不合規矩,不過有著霍家公子開口,至尊島的弟子,也未必就會較真。

    這一瞬間,蕭子期的心中頓時便絕望了。

    林宗業已經算計好了一切,自家父親留下的基業,難道就這么守不住了?

    不過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卻是忽然傳來:“若是我幫你解決這老家伙,你上至尊島的時候,帶著我們二人如何?”

    聽到這個聲音,在場的眾人頓時都下意識的看向了楚休和伊波旬二人。

    楚休和伊波旬上島,自然不會大張旗鼓的把自身真火煉神境的氣勢炫耀的飛起,反而都低調的隱匿著自己的氣息。

    不過像是蕭子期和林宗業這樣的,一看便知道,楚休和伊波旬二人并不簡單,因為就連他們,都看不清這兩人的底細。

    所以蕭子期根本就沒想楚休等人是什么來歷,他直接道:“二位若是能夠幫我,要什么我都給!”

    眼下他的家業都快要被人給奪走了,只要對方不要他的命,他可是什么都肯給的。

    那林宗業卻是瞇著眼睛道:“中原人,這是我海外之地的爭端,你們最好莫要插手!”

    楚休和伊波旬所穿的衣物跟海外之地的武者有著十分明顯的差別,外加他們的口音,很容易就會被人聽出來乃是中原之人。

    林宗業的語氣當中帶著忌憚與威脅之意,不過等到他看到楚休的眼神時,他的心中卻是咯噔一跳。

    因為楚休的眼神,簡直就好像是在看著一個死人一般!

    還沒等林宗業說話,楚休便已經豎掌為刀,輕飄飄的斬出了一刀來。

    一縷黑色的火線自楚休那一刀當中凝聚而出,看似十分的微弱,十分的細小,甚至沒有任何力量波動爆發而出。

    但是這一瞬間,生死之間的恐怖本能卻是讓林宗業爆發出所有的力量,甚至直接燃燒精血來抵抗那脆弱的黑色火線。

    不過,這依舊是徒勞的。

    那黑色的火焰輕而易舉的便灼燒穿了他的護體真氣,沾染到了他的身上,頃刻間便將他整個人都燒成了一團飛灰,尸骨無存!

    在場頓時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片寂靜當中,他們似乎不敢相信,一位真丹境的武道宗師,便這么輕易的就死在了對方手中?

    在場的眾人都是不禁心中一寒,就連伊波旬都是如此。

    他是魔道中的老人了,明魔隱魔一脈他都打過交道。

    大部分魔道中人都是性格偏執癲狂的,他們無論做出什么事情來,其實都不過分。

    所以在伊波旬剛認識楚休時,他其實并沒有感覺楚休像是魔道中人。

    因為楚休雖然下手狠辣,但對手卻都是他的敵人。

    而且楚休也并沒有像其他那些魔道中人一般,有著什么黑暗的奇特癖好,也沒有奸淫擄掠,或者是虐殺敵人。

    但現在伊波旬才算是看明白,整個魔道當中,或許他楚休才是魔性最為深重之人!

    本來這件事情跟他是沒有任何關系的,但因為那請柬,他便跳出來殺人,足可見在楚休的心中,人命究竟代表著什么,或許對于他來說,人命,只是工具,只是踏腳石。

    這才是最為恐怖的,因為你不知道哪一天,等你楚休有著利益沖突關系時,他會不會也這么輕易的便去殺你了。

    此時在那一片寂靜聲中,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卻是忽然響起:“喂,你把老林給殺了,他答應給本公子的明塵珠怎么辦?難不成你補給我嗎?”

    霍家那位公子最先開口,甚至語氣當中還有著極度的不滿之意。

    其他人或許是在驚駭著楚休的實力,但他卻不會。

    從小到大,他身邊的強者太多了,那幾位老祖宗的義子們,那可都不是一個易與之輩。

    聽到這個聲音,楚休皺了皺眉頭,一眼望過去,那雙目當中甚至宛若孕育著尸山血海一般,異常的恐怖。

    霍家那位公子被嚇了一大跳,再也不敢多說一句話了。

    不過就在這時,一名同樣有著真火煉神境實力的老者卻是從遠處走來,其他人都恭敬的喊他一聲你我馮老。

    這位也是現在昊天島的管理者之一,散修出身,單輩份資格卻是很老的。

    馮老沒有說話,只是綻放出了自身的氣勢,淡淡道:“中原的強者來我東海,我東海之民熱情好客,肯定時要細心招待的。

    但是,一上來便殺人的,我們就算是想招待,卻也是不敢!”

    說著,那馮老身上竟然綻放出一股股強大的威壓綻放而出向著楚休襲來。

    但是隨后,一股比那強上十倍百倍的強大威壓卻也是跟著降臨,這頓時讓那馮老鼓起了眼睛。

    不到三息的時間,他便已經承受不住那股力量,搖搖頭道:“江山代有才人出,我是老嘍。”

    說完之后,馮老竟然轉身便走,但臨走之前,他還是淡淡道:“我昊天島規矩沒那么多了,涉及到個人恩怨,死了就是死了,但是,卻也別想有人在我昊天島肆意妄為,我東海之地,不是誰都可以胡來的!”

    楚休在中原武林的名氣,但在東海之地,或許說是在馮老這種已經半隱退的武者這里,是沒有什么印象的。

    不過無論是中原還是海外,實力最能證明一切。

    方才只是那股氣勢威壓便能夠讓他感覺出來,哪怕是自己年輕時的巔峰時期,恐怕都擋不住眼前這人三招!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