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絕境長城上的王者 > 第四卷 資源掌握者 第394章 箭術大賽(下)
    大賽的報名費用是一銅幣,這種幾近于無、純象征性的門檻即使對最拮據的新贈地民參賽者而言也構不成壓力,既確保參賽選手不至于少得讓比賽進行不了,艾格想要優秀射手也不會被難倒。

    這么做的負面效果就是:參賽者的水平實在良莠不齊到令人發指。

    比賽射靶在七十多米外,這對于正常的射手而言是個“正常但略有挑戰性”的距離——不過,這是以尋常七國射手的水準來評判的。而事實是:塞外而來的許多新贈地民選手,用的都是自己的弓自己的箭,在沒有標準度量衡的塞外,他們連自己能射多遠都說不清楚。也許其中某些在自己村落或部族內確實是數一數二的高手,但七十多米遠外的一個小靶子?

    后冠鎮今日無雪,但寒風可是一如往常地刮著。在這種露天環境下,水平不夠導致上靶率極低甚至一箭不中還算是正常情況,最滑稽的莫過于那些——因年紀尚小力氣不足或是弓太差,連靶子都夠不著的選手……他們射了幾箭后摸不著頭腦,要么尷尬退場,要么再臨時換上舉辦方提供的守夜人制式弓箭。可想而知:用頭一次摸到的家伙不經練習直接進行比賽,能有什么漂亮發揮才見鬼了。

    各種意外情況的發生固然給比賽增加了熱鬧和戲劇性,好在即使出現狀況,也沒有人會因為一枚銅板的報名費而在守夜人總司令眼皮底下鬧事。與這些陪襯們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那些正兒八經的射手,他們迅速從烏泱泱一堆參賽者中脫穎而出:席恩和“神射手”安蓋自然是不消說,以全中成績輕松晉級,而后者的伙伴中……唐德利恩作為一名貴族擅長射箭沒啥好意外,讓艾格料不到的是索羅斯分明是個紅神祭司居然也會使弓。黑城堡派來的三名好手全部通過第二輪比賽,此外,耶哥蕊特也不出意外地成了為數不多晉級的新贈地民選手之一,讓艾格有些無奈的是:作為自己的嫡系部隊和心腹軍官團,后勤部的士兵晉級比例有些不如人意。

    沒辦法,雖然科學的體系、先進的理論和勤加訓練讓這支由平民為主體組成的隊伍在紀律性和整體作戰能力上相當不俗,但個人武藝上的劣勢,卻是沒法靠短短一兩年苦練,就趕上那些自小能摸到弓的戰士和貴族們的。

    不過,不如意便不如意了,艾格現在早已不僅僅是守夜人產業的老板和后勤部的頭頭,同時還是守夜人總司令……只要作為誓言弟兄的黑衣人中有幾個能撐場子,他就沒什么好尷尬的。

    唯一讓艾格略微有些不安的是,艾莉亞居然也領著好幾個臨冬城的衛士進入了下一輪——自己原本還指望她因為拉不動弓而早早被淘汰的,看來這女孩的力氣比自己想象的要大。七神在上:要史塔克小姐真的闖進了前十名,那最后一戰中自己到底要不要帶她在第一線對付異鬼?

    ……

    擔憂只是從腦中一閃而過,在了解過艾莉亞的晉級成績:上靶一半后,他松了口氣:后冠鎮和守夜人軍團雖然算不上人才濟濟,但還遠沒到能讓這么個小丫頭也進入最后一輪的程度。拉弓開箭可沒看上去那么輕松,等再來兩輪比賽,她絕對會連胳膊也抬不起來了。

    趁著比賽的間隙,彌賽菈又小聲地開腔了:“艾格大人,您對葛雷喬伊小姐的態度,也太……硬邦邦了吧。”

    “沒辦法。”艾格看了幾米外阿莎的背影一眼,無奈嘆息一聲,同樣小聲解釋,“世上總有些女子,覺得自己有幾分姿色,男人就應該圍著她轉或對其另眼相看。若是不果斷一點讓她了解我的態度,她只會誤以為我對她感興趣,越發覺得可以用肉……用‘某些代價’來換取什么東西。”說到這里,他忽然想起自己對面也只是個女孩,和她討論這話題略有不妥,只能趕緊跳過部分內容,“若不態度強硬,只會給自己增加更多麻煩。”

    “我不是說……您應該接受和她的交易。”彌賽菈也是個女性,甚至可以說,她敢來主動接近艾格尋求依靠和幫助,潛意識里也是對自己的容貌有些信心才敢如此,聞言小臉上頓時浮起一團紅暈,“我知道,礙于席恩大人的面子,您不得不給他姐姐些許優待,但又不想與其有太多糾纏……但您忘了她之前和艾莉亞‘切磋劍術’的事情了嗎,這一次她沒有動傷害艾莉亞的腦筋,大家松一口氣。您后來告誡艾莉亞不許再這么做,也許她也會聽您的話……但您想一想:劍術切磋固然是停了,但作為‘朋友’,阿莎在后冠鎮內路遇艾莉亞時叫她一聲想和她說幾句‘女孩間的悄悄話’,以艾莉亞的性格脾氣,會故作沒聽到,不理不睬嗎?”

    艾格揚了揚眉毛,彌賽菈指出了一個自己先前的思維死角:像阿莎這樣身手矯健的女武士,并不一定是要拿著劍和人在校場上你來我往切磋時才對人有威脅的,她若是想搞事情……確實,自己光禁止艾莉亞和她練劍,并非萬全之策。

    “哎呀,說得亂七八糟的,大人你就當沒聽見,我重新組織下語言。”彌賽菈使勁甩甩小腦袋,“我的建議是,您不能單純地靠不理睬來期待她自己冷靜下來、想通一切并做個安分的囚犯。并非所有人都像您一樣冷靜而從不情緒化的,若您一直這樣以消極態度冷處理——看不到任何希望的人,是可能會做出瘋狂的事情來的。您要么就把她當個完全的囚犯關著,要么就給她一點希望,扔下兩個口頭承諾——比如會幫她問問史塔克家,會考慮給她點事情干干什么的。不需要急著兌現,但有了盼頭——至少她馬上要抓狂的時候您能看到端倪。”

    老實講,彌賽菈這次的提議并不像之前的幾個一樣犀利而讓人眼前一亮,只能算有幾分道理。艾格想了想,不想拂了小公主的一番好意,只能點點頭:“好吧,我午餐時抽空和她談一談,安撫我的一下囚犯。至少確保她……在這場大戰前別再搞出什么幺蛾子來。”

    彌賽菈趕緊點頭……再說下去,她就要心虛到面頰發燙,露出端倪來了。

    她強行找話題替阿莎說話,當然不是因為喜歡她,反而很大程度上是帶有私心的,她想試探一下艾格。假如他真是個油鹽不進、鐵面無私之人,只想乖乖當個稱職的守夜人總司令,那自己希望借他出手改變命運的想法便只能落空,可以早早作罷。反之,他今天愿意和阿莎談一談,明天愿意給別人幫個小忙……這樣一次次在職責和權限的邊緣伸慣了腳,擦慣了邊……將來自己懇求他“解救”時,才有可能被考慮。

    ***

    艾格不知道彌賽菈在想什么,就算知道了多半也只會哈哈一笑然后摸摸她的頭。比賽依舊進行,到上午結束時,前三十名全部決出,艾莉亞也已如艾格希望的那樣被淘汰出局,總算是省了他糾結到底讓不讓她參戰的糾結。

    中午時分,簡單地和阿莎談了談,答應她在戰后會“幫忙探一探史塔克家口風”后,艾格面臨了一個小麻煩:由于這場并不很正規的箭術大賽采取的是多人同時射靶,最后計算上靶箭數決定去留的“流水式”,而非現代體育競賽中那樣的:一人射完,鏡頭對準下一個下一個才射,所以比賽節奏有些快得控制不住。再這么比下去,下午最多再一個小時,這場大賽就要虎頭蛇尾地結束了。

    一場難得的盛會,怎么也得安排滿一整個白天,晚上才好順理成章地進行其它活動吧。艾格摸了摸下巴,很快有了主意:在午后大賽開始前,插個臨時節目進去——進行一場簡單的拋石器精度大賽。

    在真的火炮沒法響的情況下,作為后冠鎮和長城沿線的主要“重火力”,艾格給每個要塞都大量配備了能拋射野火燃燒彈和龍晶爆彈的中小型拋石器,并要求這些“砲兵”在訓練中把精準度放在第一位。訓練成果他私下里已經考校過,還算不差……此刻充當應急的活動湊數,在觀賽者們面前露露臉,既能消磨一下時間,又能進一步讓后冠鎮軍民了解本要塞的防御能力、增加信心,一舉兩得。

    十個“砲兵小組”被點名參加了這場表演賽,從一百五十米遠外對畫在地上的大圈進行精確打擊(這個圈的大小是以龍晶爆彈殺傷范圍為準大致畫的),規則與箭術大賽一樣:能用和龍晶爆彈等重的石彈擊中目標次數多者優勝。

    小部分急于看箭術大賽結果的觀眾對拋石器比賽表示無感,但大多數人還是饒有興致地看完了全程。在用一個多小時結束插曲過后,箭術大賽的最后一程也如期開場,為了增加觀賞性,組織者適當減少了同時上場的人數。不過,到這一步為止還在場中的人基本全是好手,不僅少有意外發生,且往往一兩支射偏的箭就能迅速決定淘汰或是晉級,賽場上的人越來越少,而場邊的觀眾則越來越多,在這熱烈的氣氛下,前二十名和前十名終于一個個決了出來。

    第十和第八名分別被某位艾格不認識的新贈地民和山地氏族戰士拿走;貝里·唐德利恩,這個原劇情中以受紅神庇佑不死而聞名的黑港伯爵,出人意料的箭術也不賴,最終拿下了第九;第六名是大名鼎鼎的“火吻”,前十中唯一的女子耶哥蕊特;第五是一名臨冬城士兵——艾格在想如果凱特琳現在返回臨冬城是不是該留他以兌現“持光明使者參加決戰”的獎勵;第七、第四和第三皆來自黑城堡游騎兵,是艾格曾經的同僚,其中為首者正是現任首席游騎兵杰瑞米·萊克……

    最后,只剩冠亞軍間的角逐了:宣稱必拔頭籌的君臨比武大會射術冠軍,外號“神射手”的安蓋,全沒料到自己擊敗過七國的好手,卻會在后冠鎮這寒冷偏僻之地遇到勁敵——席恩·葛雷喬伊的年紀和經驗皆少于他,優勢卻是已在北境待了十年,熟悉北方的溫濕度和寒風。兩人從踏入賽場直到淘汰掉其它所有選手為止,都沒有射失任何一箭——在以上靶率而非環數絕勝負的這場比賽里,不管他們真正實力如何,至少目前還是平手!

    亞姆跑向觀眾席朝艾格請示過該如何處理后,雙方加賽一輪。

    五支箭過后,雙方依舊是全部上靶!

    艾格來了些興致,當場宣布了新規則:“三支箭一輪,雙方依次射擊。每輪結束若比分仍相當,靶位后移三十英尺……以此類推,直到分出勝負為止。”

    和熱武器不一樣,作為冷兵器的箭,射出去的動能幾乎全來源于拉弓者的肌肉,本就消耗不小,隨著與靶子距離的加大只會更甚……這樣快節奏的增程下去,就算雙方的射術皆舉世無雙,也早晚會有人因耐力的劣勢而敗下陣來!

    高手間的巔峰對決!由于大部分贈地居民都沒見過世面,賽場的氣氛漸漸沸騰——本已等待散場的觀眾們情緒再次被調動起來,就像足球賽進入點球大戰階段一樣,當場上只剩下兩人對決,而規則也被調整得簡單粗暴,即使觀眾并非兩隊中任何一方的支持者……甚至不是球迷,也可能會出于好奇停下來看一看!

    三箭全中,加三十英尺。

    三箭全中x2,再加三十英尺。

    三箭全中x3,再再加三十英尺!

    加了三次三十英尺后,靶子與射手間的距離達到了驚人的近百米,大量生長于山間或塞外的觀眾……尤其后者,已經瞪大眼睛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他們不是不會射箭,前十名中的耶哥蕊特和另一位新贈地民選手也是天賦極佳,之所以早早敗下陣來沒能取得更好成績,就是吃了自制弓性能太差的虧。一百米……耶哥蕊特的魚梁木短彎弓連射到這個距離都難,而場中兩位選手,卻仍保持全中成績!

    一箭,雙雙中靶!

    兩箭,雙雙中靶!

    三箭,雙雙中靶!

    依然平局。

    ……

    這一刻,所有人都忘了彼此的文化和信仰差別,忘了彼此曾互相仇視和為敵,賽場四周的吼叫、喝彩和議論聲像開鍋的水一樣,喧囂幾乎將天空中的陰云都撕扯開,后冠鎮連日以來的陰沉備戰氣氛被一掃而空!

    前方,工作人員干勁十足地沖進場挪靶,而射手位上,后冠鎮射術教習無可奈何地轉身朝向主看臺,聳了聳肩。

    ***

    席恩·葛雷喬伊的弓是上好的紫衫木長弓,是他十六歲那年養父艾德·史塔克公爵所送。別說一百米,一百五十米他也敢試一試。然而,正常情況下敢一試是一回事,而現在……在連續開弓射了幾十箭后,他感覺肩背上酸意泛起,方才那最后一箭已經是在發抖了。

    反觀那不知從哪冒出來,連個姓氏都沒有的“神射手”安蓋,卻是一臉輕松,大有還能再射一百箭的架勢。即使明知他有可能是在虛張聲勢,但還是對閱歷和江湖經驗不足的席恩造成了信心上的巨大打擊。

    看到總司令朝他鼓勵地點點頭后,席恩回過身,咬牙看向了場中。挪好靶的工作人員跑著離開了危險范圍,而另一邊的安蓋則是搭箭彎弓,仿佛不需要適應變化的距離和風速般“隨意瞄了一下”,脫手放箭而出。

    箭矢劃出一道漂亮的弧線飛越百米距離,在側風的吹刮下偏離了射出方向幾度,卻如同被一只看不見的手牽著一樣——反而對準了目標。

    在一聲輕不可聞的撞擊聲里,箭矢中靶!

    山呼海嘯的喝彩。

    席恩咬咬牙摸箭搭到弓上,擺好架勢,肩背發力,硬著頭皮做最后一試。

    他的姿勢有些變形了,正確的做法是手臂放松、背肌發力,但眼下的實際情況是:不多借助些上臂的力量,他已經沒法將弓拉開至能射那么遠的程度了。

    屏住呼吸,根據風向風速調整瞄準點,維持拉弓姿態極其費力,他必須得盡快脫手。

    但就在席恩射出這箭的一剎那,后冠鎮的哨塔方向忽然同時傳來了號角聲和警鐘響。

    ——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