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妖魔戰神 > 【第137章 我秦巖,不做狗】
    在與帝飛天的激戰中,秦巖略施手段。£∝頂點小說,.23wx.

    他首先是按照所有人猜想的那樣,施出了龍象獅吼功。

    而帝飛天也算準了秦巖的必殺技乃是這一音殺功法。

    帝飛天所領悟的雷霆意境,的確是音殺功法的天生克星。

    因此,一上來,帝飛天就立于不敗之地。

    在他看來,要擊敗秦巖,僅僅只是動動念頭罷了。

    由此,秦巖便是麻痹了帝飛天,從而在近乎絕境之中,陡然爆發出去真正的殺招。

    冥獸噬天訣第五層!

    這一絕殺大招,帝飛天想都沒有想到,猝不及防,便是中招。

    龐大殘酷,且血腥暴虐的冥獸,閃電般叼住帝飛天!

    瞬息,帝飛天周身的氣血,就不受控制一般,暴走,逆流,破體而出!

    冥獸瘋狂的汲取著帝飛天的氣血,迸發出來了酣暢淋漓的咆哮聲。

    并且,汲取過來的氣血,被冥獸煉化為己用,壯大自身。

    換言之,冥獸吞噬帝飛天的氣血,也等于是在滋養秦巖本身的氣血,因為冥獸便是秦巖周身血液里面蘊含的‘氣’和‘水分’,蒸發出去而形成的。冥獸就等若是秦巖的生命與靈魂的一部分!

    帝飛天軒昂俊偉,挺拔無雙的軀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疾快的干癟了下去。

    他瑩白的肌膚,也是很快就暗黑,生出了密密麻麻的褶皺,還有老人斑點綴其上。

    帝飛天的身體,變得干癟癟的,那皮膚,就好像是一件松垮,大號尺寸的衣衫,掛在他身上。

    “啊~~~~~~啊~~~~~~”

    帝飛天的慘叫聲也愈來愈衰弱。近乎無力。

    冥獸的體積,也因為饕吸帝飛天的氣血,而略微龐大了一些。

    最后…

    轟~~~轟~~轟~~~~

    冥獸分解,散化為漫天血光蒸汽,重回秦巖身軀之中。

    ‘嘿嘿~~~~不錯…’秦巖嘴角,略扯出一抹舒暢的笑意。

    在汲取了帝飛天全身九成九的氣血,煉化為己用之后,秦巖自身氣血,旺盛了一絲絲,體魄更加強大。肉身力量進步。

    不過,帝飛天終究不是如秦巖般煉體的武者,因此,他的氣血,營養價值有限。

    吧嗒~~~~

    帝飛天掉落在地上。

    全場數萬雙眼睛,死死盯住帝飛天。

    此刻的帝飛天,與從前,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他枯瘦如柴,皮膚蒼老腐朽。頭發蓬亂而花白,兩鬢亦是完全霜白了,臉頰凹陷得可怕,那顴骨可怕的凸起。額頭上,卻是出現了幾道如刀刻般的深深皺紋,兩眼渾濁無光,眼神迷幻呆滯。

    他精神狀態并不好。耷拉趴伏在地上,手腳動著,但是卻沒有力氣站立起來似的。一身戰氣修為,也是完全報廢了。

    ‘咳~~~咳咳~~~~~’

    帝飛天咳嗽了幾下,而后便是喃喃道,“我…我這是?嗯?秦巖?秦巖那小子,居然妄自尊大,想要和我較量…我是帝飛天,煉火洞第一天才,拜入了青云門!”

    赫然,這風華絕代的帝飛天,卻是直接變成了一個糟老頭子!

    可怕!

    此情此景,令人生出毛骨悚然的感覺,背脊都陰森森發涼。

    而且,這一變故,實在來得太快,快到青云門來客,正處于驚駭中,帝飛天就已經被吸盡氣血了!

    他們甚至來不及出手相救!

    “這…”

    虛空輦車之上,一片沉默,氣氛極度壓抑。

    鎏金榜文下面的貴賓席上…

    “宗…宗主…秦巖…秦巖勝了,帝飛天…廢了…而且,命不久矣…”一名長老,強自鎮定,“只不過,秦巖這門功法,太邪惡了,生生抽干敵人的氣血…這…實在可怕…”

    煉火洞宗主,心中卻是五味雜陳。

    帝飛天,是他親眼見證著崛起的,寄予希望,而后又親眼看著他背叛,恨之入骨。而現在,卻是看到帝飛天容顏老去,生命流逝,淪為一個行將就木的老頭。

    這中間的變故波折,實在堪稱驚心動魄,不可謂不震撼。

    讓得,煉火洞宗主,情緒波動都遽烈起伏,難以自持。

    過了片刻,他才略微穩定,顫聲道,“帝飛天完了…從此之后徹底完蛋了…秦巖,崛起…強勢崛起,他這一門功法…是,是怎么煉成的?”

    這煉火洞宗主,也并不知曉,秦巖這門‘冥獸噬天訣’,是怎么一回事。畢竟,那塊紀錄功法的玉簡,太過古老了,近代煉火洞的高層,無一清楚其內涵。

    煉火洞宗主的目光,不由的落定到了馬執事臉上。

    畢竟,馬執事對于秦巖,要相對熟悉一些。也是最早便看重秦巖的人。

    而馬執事,也迷惘的很,神情很是震撼,搜索枯腸,喃喃道,“宗主…三個月之前,秦巖曾經在藏經閣,領取了三門煉體功法秘笈,分別是,‘八荒爆炸拳’,‘龍象獅吼功’,以及那塊古老神秘的玉簡…故老相傳,那塊玉簡,得自當初被我們煉火洞剿滅的一個強盛二品宗派…是一個煉體為主的特殊宗派…那玉簡中,便是記載了一門鎮派級的絕世神功…不過,煉火洞不知道多少先賢與弟子,想要將玉簡破解,而不可得…如今,秦巖秒敗帝飛天的這門詭異功法…難道…難道…”

    聞言,煉火洞宗主,眼睛大亮!

    他完全顫抖顫栗了!

    “應該是了!應該是了!應該是了!”

    煉火洞宗主,咆哮低吼,幾近失態!

    “應該是傳說中,一個曾經強盛過的二品宗派,其鎮派級別的功法!而且,這門功法,純以氣血發動,屬于高明的煉體功法!”煉火洞宗主。眼睛里,對于自己的判斷,自信的很,放出光芒。

    另一名長老,也是補充道,“是的,煉體,粗劣者煉筋骨皮肉,至強者煉氣血…秦巖這功法,以自身氣血。爆發絕殺大招,這就是頂兒尖兒的煉體功法啊,可橫掃爆氣二重天,便是面對那爆氣三重天,也不落下風…一定就是那當年強盛二品宗派的鎮派功法!一定是的!想不到,秦巖竟得此奇遇…”

    “二品宗派的鎮派功法!!!!”煉火洞宗主,完全悸動顫抖了,“我們煉化洞,從二品宗派。跌落到一品宗派,傳承斷絕數千年,我們的鎮派功法,也早就湮滅于歷史長河之中…如今。我們最好的功法,無非也就是王級,而要成為二品宗派的鎮派功法,品階便是那…‘皇級’…‘皇級武學’。乃是二品宗派,立派的根本!換言之,秦巖如今。幾乎鐵定是修行了一門皇級武學!”

    此言一出,貴賓席完全屏息!

    皇級武學!

    二品宗派的鎮派武學!

    就算是在二品宗派,資質一般的弟子,也不可能染指皇級武學,必須是最精銳最驚才絕艷的鳳毛麟角的核心弟子,才有資格!

    而如今,秦巖多半便是修行了一門皇級煉體武功!

    這是什么概念?

    修煉二品宗派的鎮派武學,自然可以橫掃一品宗派任何天驕!

    現在看來,不可一世的帝飛天,在秦巖面前,真的便是矮了一截。不,矮了一大截。

    “終于…誰是真龍,誰是蝦蟹…完全的揭曉了…”一名長老,心顫不已,但是語氣也很肯定,“宗主,那大能所語言的一絲氣運,不是帝飛天,而是秦巖,這一點,不用再有任何懷疑了。如果說,我們煉火洞,終有崛起的一天,一定是著落在秦巖此子身上!”

    “宗主!秦巖,一定要保住,如今,帝飛天落敗,天賦隕滅,行將就木,秦巖所展現出來的天分才情,遠遠甩開帝飛天,年不足二十,便是修行皇級武學,初窺門徑…青云門的人,也會明白秦巖的價值,不能夠重蹈覆轍!秦巖,一定要保住!秦巖若被青云門吸納,煉火洞將徹底隕落,而青云門,則有可能在二品宗派中,牢牢占據上游!!!!”一名長老,聲色俱厲,“為了保住秦巖,煉火洞,不惜一切代價!”

    頃刻之間,這個貴賓席,煉火洞的每一名高層,神情都激憤起來,甚至有了一種慷慨赴死的悲壯,抬頭看向虛空輦車,神色之中,不再有懼怕。

    “爭奪!秦巖,一定要留在煉火洞!如果青云門從中作梗,那么,殊死一拼吧!魚死網破!”煉火洞宗主,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頓了一頓,神色略微一黯淡,口氣放緩,“當然,要看秦巖自己的意愿。如果他與帝飛天一樣,執意要攀高枝,尋求一個更為輝煌的舞臺,我們也無法勉強。”

    ……

    而此時,全場觀戰的,無論是內圍弟子,還是外圍弟子,都處于一種極度震撼,且大腦空白的狀態中。

    輝煌不可一世的帝飛天,領悟了雷霆意境的帝飛天,就這么被秒殺了。由風華絕代,變成一個吊著一口氣的老頭子。

    再看秦巖…

    黑發輕揚,表情清淡。只不過,那雙眸子里,暗藏著一種滔天的兇氣,桀驁不馴,暴戾兇殘。

    負手卓立,一股無形詭異的氣息,彌散開來。

    回憶起,剛才秦巖蹂虐帝飛天的武功,每個人心里,都發毛。

    那是一門邪惡的功法啊!

    對于秦巖,整個煉火洞,所有的弟子,現在都是拜服,由衷的拜服。以前對于帝飛天,比如內圍弟子,的確也崇拜。但沒有此刻對于秦巖那種潛意識的臣服。

    而且,帝飛天的背叛,沖擊力太大了,讓人憤怒與絕望。恰好在這個時候,秦巖出馬,力挽狂瀾,狠狠教訓了帝飛天,讓得整個煉火洞,都揚眉吐氣。

    對秦巖,人人都心悅誠服。

    然而也懼怕,恐懼。

    秦巖的功法,著實邪惡。

    再說秦巖。

    氣血悉數歸體后,秦巖才是松了口氣。

    心中有著竊喜,另外也是有著一些心悸。

    比如剛才,抽出全身九成氣血,發出冥獸。威力的確大,堪稱變.態。

    但是也危險。

    如果虛空輦車上,那幾名青云門來客,陡然插手,打散冥獸,那秦巖的氣血,就會出現巨大的虧損。屆時,人會嚴重貧血,氣血不足,便是真正的弱不受衣。最終有可能消亡,除非有什么天材地寶進補,瞬間補滿氣血。

    這個時候,虛空輦車之上,那沉悶壓抑的氣氛,終于緩和了一些。

    “哈哈哈哈哈~~~~~意外之喜…真是意外之喜…”虛空輦車上,發出了大笑聲,“好,好。秦巖對吧?好,好,非常之好,你居然贏了帝飛天。而且是以摧枯拉朽之勢,穩穩將其擊垮…現在看來,我們青云門的判斷,失誤了。帝飛天。是偽天才,而秦巖,你則是真正的天才…嗯…哈哈哈…秦巖。你剛才施展那門功法,乃是絕頂煉體神功,應該不屬于煉火洞吧?”

    虛空輦車,浩蕩之音勃發,幾名青云門來客,都顯現出來了歡喜的韻味。

    竟然沒有因為帝飛天的消亡隕落,而大動肝火。

    要知道,帝飛天已經拜入青云門了,屬于青云門的一員,雖然說,兩者公平較量,事先秦巖也拿話語擠兌過青云門來客,令他們不得發作。但是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們也應該咆哮責問秦巖才對。

    但是相反,他們對于秦巖的態度,和顏悅色。

    這時,整個煉火洞上下,都涌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嗯?”秦巖微微一愣怔。

    旋即,虛空之中,傳遞出來一把嚴肅的聲音,“果然便是大浪淘沙…嗯,秦巖,聽好,現在,我青云門,給你一次機會。你的天分才情,我們親眼目睹,也是對你產生了愛才之心…你廢掉帝飛天的事情,我們可以既往不咎,不過,希望你能夠和帝飛天一樣,良禽擇木而棲,脫離煉火洞,拜入青云門…”

    “如此,我青云門,也將竭力培養你。給予你最大的支持。平臺大了,你可以盡情施展拳腳。而小小一個煉火洞,也太委屈你了。”

    “秦巖,拜入青云門吧!”

    ……

    赫然,在帝飛天被廢之后,幾名青云門來客,竟然對秦巖,拋出橄欖枝!

    “不!!!!”

    鎏金榜文下面的貴賓席上,傳來煉火洞宗主的尖叫。

    剎那間,華光沖天,煉火洞十幾名高層,都是凌空而起,面部表情,個個都悲憤不已。

    “嗯?”虛空輦車之上,立刻散發出來龐大的無形精神威壓,如同魔神降世,氣機牽引,鎖定住了一群煉火洞高層。那種王者屹立峰巔,俯視蒼天的氣韻高度,令得煉火洞一干高層,絕不敢輕舉妄動。

    不過,以煉火洞宗主為首,一群高層,一個個的臉色,都是豁出去了,強行催動戰氣,與虛空輦車對峙抗衡。

    “諸位,難道你們想違反宗派世界制定的規則,直接碾壓我煉火洞?哼!對,青云門,是比煉火洞強,但這般欺上門來,無視規則,將激起公憤!到時候,恐怕青云門也不好收場…”煉火洞宗主,據理力爭起來。

    秦巖這個天才,關系到煉火洞未來,絕對不能夠拱手讓給青云門!

    聞言,虛空輦車之上,爆發出來譏諷嘲笑聲…

    “哈哈哈哈哈…鐘宗主,怎么,你氣急敗壞了?哈哈哈哈…我們有說過,要強行帶走秦巖么?宗派世界的規則?對,我們青云門,最重視的,便是規則。我們也不會主動去打破規則。身為二品宗派,不可能知法犯法,徇私舞弊…”

    下一刻,虛空輦車之上,發出與之前蠱惑那帝飛天一般的聲音…

    “秦巖,是否拜入青云門,由你一言而決,我們絕不為難。強扭的瓜,并不會甜。只不過,相信你也清楚,以你的才華,在這煉火洞,實在便是那明珠暗投。只有登上更大的平臺,你才可如那龍歸大海!”

    “丹丸,武功秘笈,天材地寶,試煉場地…呵,秦巖,你是個聰明人,帝飛天想踩你,揚名立萬,卻反為你做了嫁衣…或許,你是一直在等待笨人先動手吧…你的城府,也是極深沉的。因此,你懂得如何抉擇…”

    虛空輦車之上的聲音,非常自信。

    也對,一個二品宗派和一個一品宗派,如何選擇,傻子都知道!

    此時,偌大一個煉火洞演武場區域,一片闃寂!

    所有的人,目光都看向了秦巖。

    都屏息。

    秦巖接下來的回答,不但關系到他個人的前途命運,甚至還關系到煉火洞的未來。

    煉火洞高層,以那宗主為首,都全部窒息說不出話來了,眼睛直勾勾的看著秦巖。

    而此時的秦巖,微微一笑,淡然道,“帝飛天,背信棄義,忘恩負義,甘愿做狗…不過,抱歉,我秦巖,卻不想做狗…”

    “青云門的好意,秦巖心領了,不過,我既然不想做狗,那便老老實實的留在煉火洞吧…”

    ……

    ……

    ……(未完待續。。)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