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武煉巔峰 > 正文 第三千六百五十二章 兩敗俱傷
    話落間,楊開右眼處變得漆黑一片,那是純粹到極限的黑,仿佛能吞噬世間萬物,體表處魔元咆哮,沖天而起,本以衰弱的氣勢陡然暴漲起來。

    嗡鳴之音在大殿中回響,雖大,卻顯得低沉肅穆:“黑瞳煉獄,暗黑無界!”

    這本是楊開最強大的殺手锏,比起龍化秘術還要更勝一籌,當初以道源境入魔,獨斗三大帝尊,尚能全身而退,可見此術之強。

    但強歸強,需要付出的代價也不小,每次使用,楊開都有墜入魔道的風險。

    以前施展這秘術,需得解封丹田處的封印,釋放丹田內的魔氣才行,可如今楊開在魔域晉升帝尊三層境后,已真正入魔,一身力量都化作了魔元,所以壓根就不需要再解封什么,不需要擔心什么,隨時隨地都可以施展出暗黑無界。

    面對一位偽帝,楊開不敢有任何輕心大意,所以一上來就祭出了軍團長之令,想要速戰速決,可惜事與愿違,大帝神通為無盡沙漏消除,沒起到什么作用。他又施展龍化秘術,祭出山河鐘,結果依然不盡人意,如今剩下的,也只有這一招暗黑無界了。

    這也是他最后的殺招。

    說實話,縱然施展出這最強大的殺手锏,楊開也不敢保證自己絕對能贏得了風君。在魔域之中,他獨自斬殺過半圣,但那銀絲是有重創在身,宙天之戰的傷勢未愈,才給了他可趁之機。更何況,銀絲擅長的是魅惑之術,正被楊開所克,哪能不死?

    風君不同,他在此間療傷百年,傷勢盡復,此前爭斗縱有損耗,也比那個時候的銀絲要強很多。

    暗黑無界一出,大殿立刻陷入黑暗之中,那種黑是無法形容的黑,不但視野不可見,就連感知都被屏蔽。

    風君也沒想到楊開到了這個時候居然還能施展出如此強大之術,面色微微一驚,卻不顯慌亂,施法護持己身,左手沙漏右手小扇,凝神以待。

    便在這時,心中忽生感應,抬頭仰望。

    明明黑的什么都看不見,但風君卻依然能清楚地感覺到,在那天空之中,有一輪巨大的漆黑圓目,正靜靜地俯瞰著自己,那種無形的威壓,讓人不禁有些心慌意亂。

    沒來由地,心中警兆大生,風君想都不想,右手小扇一揮,咆哮聲起,一股龍卷從扇中激射出來,化作一道巨大風龍,猙獰而出。

    風龍正面,楊開正閃身而來,見狀眼角抽了抽,暗付偽帝果然不是那么好對付的,暗黑無界之中,風君理當是什么都感知不到,什么都看不到才對,但他依然能精準地找到自己的位置,并且探知到自己的動向,可見此人不凡。

    如此人物,竟是墜入魔天道,淪為魔族走狗,未免可惜。

    風龍撲來,楊開迎上,右手高抬,持山河鐘猛地轟下,無聲無息,龍首破碎,風龍卻驟然化作千萬風刃,四面八方激射。

    楊開身上頓時火光四起,那風刃斬在龍鱗上,沒有聲息,卻威力不小,占盡先機之下,楊開還吃了點虧,身上多了不少細小傷口,不過也借此撲進風君十丈之內。

    如此近距離,楊開抬掌,巨大的巴掌將風君頭頂上天空徹底遮蔽,兇猛拍下。

    風君猛地抬頭,仿佛看到了那只巴掌一樣,厲喝之時,舉掌迎上,狂風匯聚在掌心之中,化作擎天巨掌。

    又是一次無聲無息的碰撞,雙掌相觸時,楊開巨大的身形往后微微一揚,差點被掀翻在地,風君的身子也是猛地一矮。

    這一擊,竟是個勢均力敵!

    楊開咬牙,風君駭然。

    不比之前斗法交纏,這一次可是實打實的實力碰撞,一個帝尊三層鏡竟與自己不相上下,風君如何能淡然?

    但他卻是絲毫不停歇,立刻穩住身形,循著那掌力來源的方向就撲了過去,竟是反攻了過來。

    楊開豈會退避,腳步在地面上一錯,定住身子,一拳揮出。

    再一次碰撞,再一次彼此振開……

    霎時間,黑漆漆的大殿之中,一個偽帝,一個帝尊三層鏡打出一個天崩地裂,打出一個璀璨絢爛。

    如此硬碰硬是楊開樂意見到的,風君修為比他高,修行的年月比他長,如今手上又有無盡沙漏,真要與他糾纏斗法,鐵定沒有贏的希望,所以風君如此做法正合了他的心意。

    不過對風君來說,卻是無可奈何。

    無盡沙漏威能不小,卻難破此間秘術。視野被奪,連感知都模糊到了極點,他根本難覓楊開蹤影,此刻他的狀態就是又瞎又聾,只能依靠每一次與楊開交手瞬間那微弱的氣機感應,方才能鎖定楊開的位置。失去那一瞬間,他便再別想找到楊開蹤影。

    所以他不敢停,只能一鼓作氣,持續不斷地與楊開碰撞,以期能擊垮敵人,兩人此刻身上皆都是魔元翻滾,顯然都是動了全力,再沒有絲毫留手,到了這個程度,已然是你死我活的局面,誰也不能再退后半步。

    爭斗之中,楊開不斷地激發龍族秘術,風君也沒閑著,手上那小扇每每扇出剔骨之風,讓楊開吃足了苦頭。

    狂暴的力量宣泄之下,大殿內一片狼藉,得虧此地是歲月神殿,歲月大帝的行宮,否則早已崩塌殆盡。

    時間流逝,爭斗不休。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無論是楊開還是風君,出手的威力都越來越小了,如此一場生死搏殺,對兩人都有巨大的消耗。

    也不知過了多久,籠罩大殿的黑暗逐漸退去,風君終于重見光明。

    扭頭望去,風君挑眉,然后哈哈大笑起來,手指著楊開,有氣無力道:“何苦來哉!”

    十丈外,楊開搖搖晃晃地站在那里,渾身上下滿是鮮血,狼狽到了極點,高大龍軀早已不復存在,不但如此,連一頭黑發都變得雪白無暇,皮膚干枯毫無光澤,哪還有二十歲青年的模樣,此刻樣子,說是四十左右也不為過,滿面滄桑。

    兩人爭斗之中,壽元不斷地流逝,此前就已去了兩千多年的壽元,再加上爭斗中流逝的,楊開此刻頗有一種大限將至的感覺。他知道這種感覺并非錯覺,而是真的大限將至!

    或許十幾年,或許幾十年,頂多不過百年……

    這種損傷比起身體上的傷害尤為嚴重,身體上的傷勢,縱然是神魂受傷,也有法子可以恢復,但壽元被抽,是從根本上的損失,除了一些增加壽元的天才地寶,這世上無人可以醫治。

    此刻的楊開,可以說是凄慘無比。

    他不好過,風君也沒好到哪去,胸口都塌陷了半邊,右臂垂落,軟綿綿的,本來持在手上的小扇也不知去了哪里,渾身衣衫都被鮮血染紅了,站在那里,血水匯聚在腳下,涓涓流淌。

    以帝尊三層鏡之力獨斗偽帝,能有如此戰果,普天之下也唯有楊開一人,足以自傲。

    風君搖頭不斷:“值得嗎?”

    楊開喘氣,發出抽破舊風箱般的嘶啞聲:“當然!”

    無盡沙漏如此威能,落入風君手上不啻如虎添翼,若是再落到殘夜手上,那后果不堪設想,所以這一次無論付出什么代價,只要能將風君斬殺此地,將無盡沙漏留在歲月神殿,都是值得的。

    說話間,楊開抬起一拳,朝風君砸去。

    那速度緩慢的仿佛蝸牛爬動,便是一個三歲孩童在此,都能輕松躲開。

    風君面皮一抽:“瘋子!”同樣揮拳迎上,在那黑暗之中,兩人如這般交手無數次,自然輕車熟路。

    足足十幾息后,雙拳才碰撞在一塊。

    轟地一聲巨響,風君和楊開齊齊吐血,各自仰面飛出,撞在墻壁上,緩緩滑落下來,兩面墻壁上,都烙下濃濃血跡。

    風君勉力坐起身子,背靠著墻壁,擦了擦嘴角的鮮血,遙望著對面的楊開,嘿然一笑:“到最后,還是本座勝了,你死在這里,只怕也沒人知曉,黃泉路上恐怕會很孤單啊。”

    兩人此刻差不多都是油盡燈枯了,但楊開一身壽元與無盡沙漏緊密相連,那沙漏還在持續流淌著,風君只需要靜靜等候,就能等到楊開壽元耗盡,壽終正寢的那一刻。

    而楊開此刻的狀態也不容他再做什么,除了等死之外。

    所以風君說自己勝了,雖然被一個帝尊三層鏡打成這樣多少有些丟臉,但最終的結果還是能接受的。

    等楊開死后,他只需要在這里繼續療傷一陣,繼續煉化無盡沙漏,便可坐擁整個歲月神殿,待到出關之日,便是名揚天下之時。

    楊開此刻也背靠著墻壁,低垂著頭顱,額前長發遮擋了眼簾,低低的聲音傳來:“你勝了?只怕未必!”

    風君嗤笑:“難不成你還有什么手段?若有的話,不妨施展出來,本座此刻可沒什么反抗之力,你只需過來輕輕一拳,便能要了本座性命。”

    楊開抬眼,透過額前長發凝視對面的風君,咧嘴一笑:“我恐怕沒力氣打你了,但是你也贏不了。”

    (三七中文 et)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