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武煉巔峰 > 正文 第三千一百六十八章 鎮
    這一日,厲蛟剛剛解決完一群抵達此地想要逃回大荒星域的武者,瀟灑返回那隕石之上。

    呂三娘笑臉相迎而來。

    這些年的相處,讓兩人之間再無此前的隔閡,厲蛟更是將呂玉琴視為己出,讓呂三娘感動不已,甚至生出一種愿與厲蛟一輩子在此地長相廝守的念頭。

    但她也知道這只是自己的奢望,厲蛟與楊開必定是要返回星界的,到時候她也會帶著自己的女兒與厲蛟一起前往離龍宮。

    正因如此,愈發珍惜眼前的美好時光。

    “累了吧。”呂三娘柔聲詢問。

    厲蛟傲然道:“一群跳梁小丑而已。”雖然自封修為,可他畢竟有帝尊三層鏡的底子,滅殺一群虛王境以下的螻蟻,簡直就是大材小用。

    他估計楊開之所以讓他來鎮守此地,主要就是想給他與呂三娘相處的時間和機會。

    伸手攬住呂三娘柔軟的腰肢,輕輕地在她額頭上親了一口。

    呂三娘大羞,嗔道:“玉琴在呢。”

    話音未落,呂玉琴便忽然從石屋中竄了出來,雙手捂著自己的眼睛,化作一道流光朝遠處飛馳,聲音飄來:“我出去走走,待在這里好悶。”

    “這丫頭!”呂三娘豈不知自己的女兒是什么心思。

    厲蛟道:“這下不在了。”說話間,一彎腰將呂三娘攔腰抱起,大步朝石屋走去,呂三娘芳心一跳,依偎在那寬敞的胸膛中,整個人都軟了下去。

    邁開的大步忽然頓住,厲蛟臉上的笑容凝結,猛地抬頭朝千里之外的虛空甬道處望去。

    剛才那一瞬間,他竟生出了一種危機之感。本能地感覺有些匪夷所思,畢竟他的修為擺在這里,在這下位面星域之中,又有什么能讓他覺得危險?說句不客氣的話,在這一方星域中,除了楊開,任何人都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恩,還要除掉流炎。

    虛空甬道似乎沒有變化,似乎又變得更加深邃,黑暗忽然在厲蛟的視野中擴張開來,以極為恐怖的速度朝四周蔓延,大片大片的星空被那黑暗吞噬,竟就此消弭無形,虛空甬道在這一瞬間擴張開來。

    “不好!”厲蛟大驚失色,扭頭朝呂玉琴離開的方向望去。

    只見那邊不遠處,呂玉琴似乎被嚇傻了,呆呆地站在原地,失神地望著朝自己擴張過來的黑暗。

    顧不得想太多,厲蛟一手抱著呂三娘,身形一晃便朝呂玉琴沖去,眨眼功夫就到了近前,一把抓住呂玉琴的手,低喝道:“走!”

    身形如雷似電,以極快的速度逃離。雖不知道此地到底發生了什么變故,但這已經不是他能處理過來的了,必須得盡快告訴楊開才行。

    驀然間,厲蛟渾身寒毛倒豎,冥冥之中感覺似乎有什么人正在窺探自己,一雙無形的眼睛在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

    一聲輕咦在耳畔便響起,似有似無,仿若只是幻覺。

    但下一刻厲蛟便感覺一股巨大的束縛之力將自己包裹,讓自己奔逃的身形陡然一頓。

    “絕對別離開我身邊!”生死關頭,厲蛟沖呂三娘母女一聲低喝,帝元催動,將兩女包裹。

    黑暗吞噬而來,眼前光明消失不見!

    ……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楊開穿梭在星域之中,忘卻了時間的流逝,所有的心思都沉浸在煉化之中。

    識海內,星圖已經被點亮了九成之多,只剩下最后的一點點,這些年來,他的足跡幾乎遍布了整個星域,連那最遙遠最偏僻的地方也不曾錯過。

    有星圖指引,他并不會迷路,也能清楚地知道自己去過什么地方,沒去過什么地方,所有一切都有條不紊。

    收攏萬千星辰本源于一身,將自己的氣息散布在整個星域之中,這是一項極為恢宏巨大的工程,楊開卻不覺得多么枯燥。

    隨著他的不斷煉化,他心中逐漸有了更多的明悟。

    原本在經歷返回星域這一趟遭遇之后,他便對晉升帝尊兩層境有極大的信心,而如今,他幾乎可以百分百的肯定,只要自己回到星界,必定能夠在第一時間晉升突破。

    還不夠!還剩下一點點沒有煉化。

    其實他更想知道烏鄺到底是如何煉化星域本源的,絕對不會像自己這樣用水磨功夫來達成目的,他或許能用最短的時間,最快的效率做到同樣的事情。

    但人家畢竟活了那么多年,手上掌握一些驚人神通和秘術也是正常。

    時間流逝,又不知道過了多久。

    當識海中星圖最后一塊位置被點亮的時候,楊開只聽到轟隆一聲巨響,仿佛有悶雷在腦海中炸開,炸的他頭暈目眩,眼前金星亂冒。

    恢復之后,卻是喜形于色。

    終于成了!

    用了多長時間?八年?九年?還是十年?他幾乎已經有些不太記得。

    但還沒有完,這么多年來,他所過的事不過是將整個星域劃分為一塊塊大小不一的拼圖而已,雖然也略加煉化,但拼圖畢竟是拼圖,縱然湊在一起也能形成完成的圖案,可到底還是有許多瑕疵縫隙的,這些瑕疵不消除,他永遠也無法成為星域之主。

    只差最后一步,卻也是最難邁出的一步。

    心念微動,楊開的身形在一塊塊星域的拼圖中閃爍跌宕,沒用多長時間便來到了整個星域的正中心位置。

    他深吸了一口氣,慢慢調整自己的狀態。

    某一刻,忽然睜眼,張開雙臂,似要擁抱整個星域。

    空間神通與神識之力同一時間催動起來,神念穿梭虛空,跳躍前進,朝整個星域輻射出去。

    霎時間,楊開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消失不見了,仿佛化作了無物,充斥在整個星域之中,識海中的神念如泄閘的洪水一樣,迅速流逝。

    七彩溫神蓮似有察覺,驟然綻放出七彩霞光,涓涓力量涌出,彌補著楊開的消耗。

    識海上空,繁星閃爍,仿佛那每一顆星辰都會眨眼一樣,將識海內印照的光暗不定。

    偌大星域在這一瞬間產生了奇妙的變化,整個星域的生靈,無論身處何方,無論修為怎樣,都感覺到了一股莫大的意志從天而降。

    這股意志比星主的意志更加恢宏,這股意志是天地的意志,是這一方星域的意志。

    楊開將這一方星域劃分出無數塊拼圖加以煉化的時候,還沒有感覺到什么阻礙,但是當他嘗試將整個星域煉化融合的時候,天地自然不容。

    就連一直安穩地待在楊開識海中的星圖,此刻也有要跳出去,拋棄楊開的征兆。

    察覺到這一點,楊開心中也是一驚。

    煉化星域,首要的便是要擁有星辰本源。

    若是讓識海中的星圖跑了,那還煉化個屁!

    星圖中光芒狂閃,化作澎湃偉力,將楊開的識海攪的天翻地覆,似是讓他知難而退,讓他放自己離去。

    撕心裂肺的疼痛從腦海中傳來,楊開咬緊牙關一聲不吭,整個識海封閉,說什么也不讓它離去。

    神念受損,楊開只感覺一陣天昏地暗。

    好在七彩溫神蓮一直在涌出精純力量,滋補他的神魂,受損的神念立刻得到了恢復,讓整個識海中的狀況陷入了一種僵持的平衡。

    但如此一來,楊開根本沒有余力去做其他的事。

    眼中厲色一閃,在識海中化出自己的神魂靈體,伸手一招,一柄大刀便被握在手心處,遙指上空星圖,口中爆喝:“再敢作亂,信不信我一刀斬了你!”

    刀是斬魂刀,又被楊開以秘術破天一擊滋補多年,這一刀若是斬下去,便是星域本源怕也沒什么好果子吃。

    殺機肆意,楊開明顯不是在開玩笑。

    星圖卻不為所動,依然光芒閃爍,每一次閃爍都跌宕出無形的力量,干擾楊開的識海。

    它似有靈性,瞧出楊開不過色厲內荏罷了。

    “敬酒不吃吃罰酒!”楊開大怒,帝尊三層境他都能斬,一個星圖也敢這般放肆,偏偏他還真不能動手,若無這星圖,何談煉化星域?

    丟了斬魂刀,雙手一掐訣,識海之中,七彩溫神蓮化作一座七彩寶山,轟然朝上方撞去。

    “給我鎮!”

    七彩寶山飛上高空,凌于星圖之上,驟然傳出龐大的鎮壓之力,徐徐壓下。

    星圖光芒閃爍的愈發厲害。

    卻在七彩寶山落下的時候,被一點點地擠壓了下來。

    楊開見狀一喜,知道自己的做法沒錯。

    星圖是星辰本源,雖然珍稀貴重,但并不是世間唯一,每一個星域都有自己的星域本源。

    可是溫神蓮這東西就跟不老樹一樣,天下唯一存在,絕對不可能有第二份。單從這一點來看,無論是溫神蓮還是不老樹,都要比星域本源貴重高級的多。

    事實證明,溫神蓮也確實有鎮壓星圖的能力。

    鎮壓之力籠罩,星圖一點點被壓制下來,那閃爍的頻率也變得慢了許多,干擾變得不那么頻繁,楊開總算緩了一口氣,專心致志地催動溫神蓮,發揮出它難以想象的功效。

    轟隆一聲……

    七彩寶島落下,整個星圖更是被它鎮壓在島下,落進了識海之中。

    識海中的海水,全是楊開神識所化,被海水這么一包裹,星圖再次安穩不少,與此同時,楊開感覺自己與這星圖之間的聯系也變得緊密許多。(。)//天蠶土豆改編的3D浮空炫斗手游《全民大主宰》公測啦,請關注

    [三七中文 ]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