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武煉巔峰 > 第八卷 諸天萬界 第四千四百四十三章 已經下手
?    蘇映雪也在一旁頷首:“確實是六品沒錯。”

    曲華裳一臉驚愕。

    楊開晉升開天的時候她是在場的,親眼目睹了整個過程,明明五品開天,為何變成了六品?算算時間,自上次跟楊開分別至今也不過兩年光景,這么短的時間光是沉淀穩固自身修為都有些夠嗆,怎么還能提升一品。

    “六品?”徐靈公也回過神來,濃眉一挑,喜上眉梢:“哈哈哈,好的很,好的很,既是六品,那老子就先饒他不死!叫他在論道大會上好好表現,不管能不能拔得頭籌,都少不了他的好處!”

    心中美滋滋,那些卑鄙無恥的小人封鎖了進入陰陽域的域門,勸退了前來的六品開天,只讓六品之下的參與論道大會,所為的,無非就是讓論道大會的層次局限在五品,如此他們所需要付出的也只是一個五品弟子罷了。

    可若是有一個六品跑進來攪混水,那就徹底打破了那些人的算計,他們也不得不更改策略,不管是為了自家宗門的顏面還是什么,到時候都得派六品之人下場,陰陽天的面子就算掙回來了。

    他也沒指望楊開能拔得頭籌,不管楊開為何忽然變成了六品開天,畢竟晉升時日尚短,開天境這個層次,活的時間越長,相對來說,實力就越強。

    如此短的時間,他縱是六品開天,體內小乾坤世界又能積攢多少底蘊,如何能與那些晉升了數百上千年的家伙相比?

    果然是解鈴還須系鈴人,這事因那楊開而起,如今還需要他來解決,想到這里,徐靈公對楊開的一腔怨氣也少了許多。

    “此事還有何人知曉?”徐靈公問道。

    青奎道:“除了我與蘇師妹,暫時還無人知道,若非如此,他也進不了陰陽天,封鎖域門的萬魔天那邊也以為他只是五品,所以并沒有太過為難便放行了。”

    徐靈公陰測測一笑:“沒人知道可不行,最好能鬧出點動靜來,讓大家都知道他晉升了六品,這才有意思。”

    要是沒人知道他晉升六品,那些前來參與論道大會的勢力又如何會派遣六品下場?別到時候還真被這小子拔了頭籌。

    “師尊!”曲華裳怒瞪著徐靈公,“你想做什么?”

    徐靈公也瞪著她:“跟師尊也這般大呼小叫,成何體統!”

    曲華裳不管,繼續瞪他:“楊師弟隱藏修為,到時候殺那些人一個出其不意不是正好?”

    “什么狗屁正好。”徐靈公瞪了半晌,眼睛有些發酸,發現自己沒曲華裳的眼睛大,只能作罷,扭過頭來:“這小子害你落入如此境地,老子不找他麻煩就是好事了,難不成你還要向著他?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拿刀把他給砍了?”

    “我不管!”曲華裳咬著銀牙,“你若是敢算計他,我就……”

    “你就怎樣?”徐靈公一臉兇神惡煞。

    “我就……我就去跟他把生米煮成熟飯!到時候我看誰還要娶我!”曲華裳發狠道。

    徐靈公張嘴無言,把桌子拍的砰砰響:“反了反了。”轉頭怒視青奎和蘇映雪:“看看你們兩個教出來的,如今都成什么樣子了,這么不知羞恥的話也能說的出口。”

    青奎和蘇映雪都低著頭,默默心想關我們屁事,還不是你一直寵著慣著,小時候我們稍微話說重一些都被你訓斥,如今倒好,沒教好反倒來怪我們了。

    “心疼,肝疼,肺疼……”徐靈公捂著胸口,一副喘不過氣馬上要死的模樣。

    青奎尷尬道:“師尊,如今倒是有一樁事難辦。”

    徐靈公有氣無力地看了看他:“什么事說吧,老子早晚要被你們三個給氣死!”

    青奎嘴角抽了一下:“那楊開說他來這里不是要參加論道大會的,他只是來看看曲師妹,說這事畢竟因他而起,不來看看也說不過去。”

    “不參加論道大會?”徐靈公頓時怒火沖天,如巨龍般咆哮:“不參加論道大會跑來干什么,看看,看什么,看笑話嗎?這小子我看他是活的不耐煩了。”

    曲華裳在一旁幽幽道:“楊師弟果然人品高潔!”

    三人一起看她,都無語至極。

    好一會,徐靈公才壓著怒氣,沉聲道:“我不管他來這里做什么,總而言之他要參加論道大會,如若不然,休怪老子不講情面!”

    青奎面色一凜,心知師尊這是動了真怒了,楊開若還是冥頑不靈,必定要悲劇收場,連忙道:“師尊放心,距離大會召開還有些日子,此事就交給我來處理,定要他認清局勢,回心轉意。”

    “嗯。”徐靈公微微頷首,隨手又拋出一枚玉簡來:“你們看看,這都是各家準備派出參加論道大會的人選,都是些什么狗屁玩意!”

    青奎接過,查探一番,發現果然如猜想的那般,其中的人選實力最強的都是五品開天,一個六品都沒有。

    若是直晉五品的也就罷了,畢竟還有發展的潛力,日后有機會晉升到七品,不算太差,勉強也配得上曲丫頭。

    但是這些人選當中,明顯有一些是后來努力提升到五品的,此生五品便是極限了,年紀一大把,如此垃圾也好意思來參加論道大會,怪不得師尊會氣成這樣。

    望川樓中,只有楊開和那帝尊境的侍女兩人。

    楊開數次詢問怎樣才能見到曲華裳,無奈那侍女也無能為力,她畢竟修為不高,在這陰陽天中身份低微,實在接觸不到曲華裳那個層次。

    楊開也只能作罷,這里畢竟是陰陽天總壇所在,不知有什么禁忌,他也不好到處亂跑。

    好在第二日時,青奎主動跑了過來,命那侍女準備了一桌酒宴,與楊開把酒言歡。

    對青奎此人,楊開印象還不錯,而且他也是曲華裳的師兄,自然不能怠慢。

    酒過三巡,兩人也慢慢熟絡起來。

    楊開詢問曲華裳如今身在何處,是否可以一見,卻被青奎把話題給引開了。

    “楊師弟你遠道而來,不為參加論道大會又是為了那般?難不成是看不上我曲師妹?”青奎端著酒杯望著楊開問道。

    楊開坐直了身子,正色道:“曲師姐容姿修為皆是一流,放眼這三千世界能與她相媲美者實在不多,如此人兒,楊某又豈能看不上,能得曲師姐垂青,實乃楊某三生有幸。”

    “那你為何……”

    楊開道:“實不相瞞,我早有妻室,所以不想誤了師姐的終身大事。”

    青奎愕然,失笑道:“若只是如此,楊師弟大可不必擔心,男子漢大丈夫,三妻四妾很尋常,更何況,曲丫頭也不是不能容人之人,她跟你接觸過不少時日,對你的情況也熟悉,她既然不介意,你又介意什么?”

    “倒不是介意,只是……”

    “是怕回頭沒法跟你那幾位妻室交代?”青奎調笑道。

    “那倒不至于。”楊開緩緩搖頭。

    “既如此,那為何躊躇不決?”青奎定定地望著他。

    楊開沉默,好半晌才嘆息一聲:“青師兄,我能否先見見曲師姐,問問她的想法?”

    青奎慢慢抿酒,搖頭道:“如今這局勢,她的想法如何,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論道大會該如何收場,你難道真的想見她不得不嫁給一個年紀一大把的五品開天?”

    “年紀一大把?不至于吧?”楊開愕然。

    “你自己看。”青奎丟出一枚玉簡來。

    “這是什么?”

    “這次各家準備派出來的,參加論道大會的人選。”

    楊開連忙沉浸心神查探一番,好一會才放下玉簡,汗顏道:“是我害了曲師姐。”

    青奎道:“你既然知道這一點,那這論道大會……”

    楊開悠悠嘆息一聲:“我能不能先見見曲師姐?”

    青奎皺眉看著他,似乎有些不悅,好一會才輕哼一聲,起身道:“話已至此,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言罷,拂袖而去。

    楊開喊都沒喊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時無言,低頭望著面前的酒菜,這酒還沒喝完呢……

    望川樓外,一道身影閃了出來,看著從里面走出來的青奎,正是蘇映雪。

    青奎緩緩搖頭,點了點腦袋:“死腦筋一個。”

    蘇映雪臉色一寒:“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去找他理論!”

    青奎一把拽住他:“別去了,此人心志堅毅,除非自己想明白,旁人是說不動的。”

    “那難道就放任局勢如此發展?”蘇映雪寒聲問道。

    青奎嘆息道:“實在不行,只能出那一招了。”

    蘇映雪甩開他的手,冷哼道:“你可真是個好師兄。”

    青奎訕訕道:“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總不能眼睜睜看著曲丫頭跳進火坑吧?這位楊宗主,無論如何也要去參加論道大會,只是要委屈曲丫頭吃點虧了。”

    “你已經對他下手了?”蘇映雪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

    青奎微微頷首,雖然同為六品,但以有心算無心之下,楊開那邊還是被他輕易得手,當然,最主要的是他動手之時并無殺機和惡意,否則楊開也不至于毫無察覺。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